大雾蒙蒙不见天,到了晚上还没有散去。
上午收拾我书桌抽屉时发现了儿时斥“巨资”买的一个手电筒,翻盖式的,样子很像一个剃须刀。装上电池后也不亮,老爸强烈建议我扔掉,结果被我劝阻了。
我用螺丝刀拆开电筒外壳,里面的构造十分简单。测了一下灯泡,还能用,那肯定就是接触不良的问题了。整了一下它的内部结构,灯泡又闪闪发光了。
我拿去让老爸看,结果是老爸被老妈嘲笑了一番~~
由于有修好手电筒的“光荣历史”,吃完午饭,老妈让我修一样东西,我一看原来是负离子空气净化机坏了@_@!,我无奈的看着里面杂乱无章的电子元件,对老妈说:“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我是不行了!”

凌乱的一天

[ 晴 2004/10/29 23:59 | by 鬼谷军师 ]
秋意越来越浓了,从早晨想赖床这一点就可以看到。
由于晚上睡的比猫头鹰晚,早晨起的比鸡早,所以连梦都没做完就被床边摆放的好几个闹钟给叫醒了。睁开熊猫似的眼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吃完了早饭。今天居然还有一碗燕窝,酸酸甜甜的挺可口,不过我这么年轻,吃了也浪费了,象征性的弄上一口,其余的还是让父母吃了吧。
上午单位上有人说做梦梦见了两条蛇,惊醒了。我说你肯定感冒了。他说:“不错,晚上惊醒的时候一身冷汗,我还以为是吓的呢。”我告诉他,梦见蛇是生病的前兆、梦见洗澡是肠胃出毛病的前兆……这可是我亲身实践过多次的,准确无误。回头我又看了一下《周公解梦》,关于蛇的解释有好多,其中有一条是这么说的:梦见蛇,是凶兆。女人梦见蛇,自己和孩子都会病倒。梦见一对蛇,很快会分家。其余的写的很乱,我也没验证过,我只知道我梦见蛇的时候一定是生病了。后来我还教他一个晚上做噩梦的方法,把双手放在心脏上方即可。估计我这么说了,他以后肯定不会这么做的。

一个伟大的念头

[ 晴 2004/10/28 23:32 | by 鬼谷军师 ]
和别人聊天,谈到了子女教育的问题。我都还没结婚呢,所以一般来说也没什么发言权,但是我还是凭借当初我被教育的那段回忆和他们侃了起来。
我把当初怎么样天天挨揍、怎么样天天接受长达n小时的思想教育、怎么样离家出走又回来的情况以及贯穿其中的思想活动变化的过程跟他们复述了一下。他们听了以后也饶有兴致的说起自己的孩子是如何如何……其中一位谈到了自己孩子的性格,说什么有强烈的同情心、做事很苛求完美、还什么“双重性格”,有刚强的一面也有脆弱的一面。我打断她问道:“你孩子是不是九月份出生的?”她说:“没错!你怎么知道的?”

京华烟雨

[ 雨 2004/10/27 21:31 | by 鬼谷军师 ]
又来到了北京,还是一样的感觉。熙熙攘攘的背后是沉闷和虚浮,缺少江南的轻快,甚至也没有塞北的那种沉稳。林立的高楼压住了龙脉的最后一丝灵气,让人感到一种压抑。它确实是一个快节奏的大都市,可惜我对它没有什么好感。
这不是偶然的,四岁碰到的无数庸医是我讨厌北京的最初原因,往后遇到的刁钻的小商贩、叫嚣着的列车售票员、绕圈骗钱的出租车司机、误导方向的指路人……我奇怪,这里是怎么了!也许是我的接触面太窄的缘故吧。
这次来到北京是凌晨4点40分,卧铺算是白买了,根本没有片刻安睡。
下了车在附近找了个休息室补了两个小时的睡眠,花了30块大洋,结果还没有在车上睡的好。

弈与禅

[ 晴 2004/10/24 18:18 | by 鬼谷军师 ]
记得我曾在《围棋天地》上发表过一句感悟:“心平气和可以战胜强者,心浮气躁会受弱者欺凌。”编辑还回话说:“感悟不错,想必是血泪得出来的吧。”我虽下不好棋,参不透禅,但两者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偶尔也能窥见一斑。所以有些想法想在这里说说,高手就请一笑而过吧,以免贻笑大方。
“弈,围棋也。从丌,亦声。”东汉许慎在《说文解字》中如是说。丌的古文字为两手握棋对局的象形,“围”是弈的着法概括,后用围棋之名指代弈,这个大家都很清楚了。
至于何为禅,我是说不清楚的,因为禅是不能讲的。它只能靠自身参悟。禅超越了六尘、为的是获得更实在的和谐与寂静。却并不像常人所误解的那样弃置了生活上的情趣。禅妙不可言却非门外人看禅那样高不可攀,禅机俯拾即得,自然中到处充斥。
2004年9月13日的事情想必大家也都知道,一个教育网最大的bbs被切断了路由,随后各大bbs相继发布公告禁止讨论此事。百度等搜索引擎也屏蔽了相关的关键词搜索。很快,这个无人不知的站点在中国互联网上消失的无影无踪!!亚洲周刊上分析了关站的原因,这里我就不说了,因为我怕像清水君一样因为评论了此事被判颠覆国家政权罪,囚12年。
别看我人很笨,我懂一个道理,那就是“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川壅而溃,伤人必多。”真不知那些人是怎么想的,与时俱进的精神一点都没领悟就出来做事。现在是互联网时代!!

又见重阳节

[ 晴 2004/10/22 18:44 | by 鬼谷军师 ]
醒来突然有一种想唱歌的冲动,而且张口不是“喝了咱的酒”就是“又是九月九”……
早早的去学校参加考试,路上发现了无数老年人身着盛装在扭秧歌,看到横幅标语才知道原来今天是重阳节。
今天考试是开卷,很多人连笔记都没有,只好东挪西借,一时间教室乱糟糟的。我专心致志的答题,因为好多人在热切的期盼我答完的卷子。考试进行了四分之三时,校长进来讲话,说不开散伙典礼了,在这里讲两句算了。正在讲着,有人往我手中塞了一件东西。定睛一看,还没考试完证书已经发下来了。上书:“成绩合格”
我很识趣的交了卷子走人了。
由于刚看到网上一篇《你离“死”还有多远?》的文章,说上海一名叫唐英才的职工在连续226天,每天工作17小时后,猝死于岗位上。我发现我比他还少睡一个小时,于是下午一直睡到自然醒,好舒服啊。pig

感谢薛定谔的猫

[ 晴 2004/10/21 23:53 | by 鬼谷军师 ]
薛定谔提出“薛定谔的猫”这一佯谬来反对哥本哈根的解释。这一佯谬简单地说是这样的:在一个盒子里,用一个放射性原子的衰变来触发一个装有毒气的瓶子的开关,毒气可以毒死同时放在盒子里的猫。按哥本哈根学派的解释,放射性原子的衰变可以用波函数来描述;当用波函数描述不同状态的组合时(如放射性元素“衰变了”或“没有衰变”这两种状态的组合),我们称之为“波的迭加态”;在没有打开盒子时,放射性原子进入了衰变与不衰变的迭加态,由此猫也成了一只处于迭加态的猫,即又死又活、半死半活、处于地狱边缘的猫。只有当你打开盒子的时候,迭加态突然结束(在数学术语就是“坍缩(collapse)”),我们才知道猫的确定态:死,或者活。

酒醉时分

[ 晴 2004/10/20 20:01 | by 鬼谷军师 ]
谈到酒后的感觉,有些人说喝完酒之后,感到浑身的疲劳和困倦全都消失了;有些人说喝完酒之后感到神清气爽,就连那个一直被怀疑是酒的发明者的杜康也说酒能解忧助兴。而且这家伙居然总结了经验,从此以酒为业了。
因为校长举杯相邀,一直秉信“无酒如何不丈夫”的我被迫喝了好多那种味道酷似猫尿的液体,不仅胃不舒服,而且还一阵头晕。疲劳困倦什么的都来了,而且又凭添了许多忧愁。此刻的我,别说没有那种神清气爽的感觉,连揍人的想法都迸出来了。当时如果杜康在我身边,我一定把这辈子一半的暴力施加到他身上。

捣鼓了一个四不像模板

[ 多云 2004/10/19 00:32 | by 鬼谷军师 ]
缩略图如下:
sal
界面部分仿照http://www.imting.com/puterjam/的blog,由于对方是asp驱动,所以只能自己慢慢模仿了。样式表也不愿意改了,首页拿puterjam的,其余的全部用stariver的41号模板样式,名称也未变动。大家想要的话可要三思而后行,毕竟本站都不喜欢用这个~~

如果大家认为还有一点像模板,可以从这里拿去
http://cntale.net/blog/up/1098117221.rar

分页: 1/2 第一页 1 2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