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了新设备

[ 晴 2008/09/29 11:10 | by 鬼谷军师 ]
以前的那个手机是彻底不行了,S40的系统不说,发个短信停电、打个电话停电、领导来电我刚接通就自动关机、短信刚编辑好就消失……我买了两块飞毛腿金品电池,结果虽然还比较好用,但是也没撑多长时间。我一忍再忍,这破手机耽误了我很多事情,实在是忍无可忍了,终于下决心换掉。
在网上看了好半天,确定了诺基亚N73、6120c、三星SCH-i458、山寨等几个候选对象,一开始看评论都说诺基亚的手机电池不行,我这才转而看其他牌子的,说实在的,这种情况下我挑手机,电池是一票否决的。不过在中关村在线转了好久,翻看了好多评论,都认为N73的速度慢,我这急性子就放弃这个吧;山寨的没有s60系统,我电话簿又是个问题,也放弃吧;三星的排线容易坏,都是勉强撑一年的货色,放弃……这么跳来跳去,都没有手机可要了。我就纳闷了,这些厂家为什么不生产一种完美一点的手机呢?有人说,厂家生产的手机都满足你的要求了,你还会换手机么?他们喝西北风去啊?我心想,应该就是这么个问题。

三羊米行

[ 晴 2008/09/18 19:27 | by 鬼谷军师 ]
卢员外可是十里庄最显赫的财主,大名鼎鼎的三羊米行就是他开的。说起这三羊米行,当年也就是一个朝街的小门面,已经经手了数人。可令人费解的是,无论谁在这儿做生意,最终都会赔得血本无归,一时间街坊们都认为这个店面破财,都不愿再经手。
不过这奄奄一息惨淡经营的米店却被卢员外看中了,卢员外不顾坊间传言,花了些银子将米店盘了过来,经过一番运作,几年下来竟然发展壮大,现如今三羊米行已是名满天下了。一时间大家都对卢员外刮目相看。能在这块薄地上种出硕果,不是福气大就是本事大。
卢员外是个精明人,懂得多在生意买卖之外下工夫。卢员外的祖上留给他三只招财小金鹿,意思就是希望后代福禄绵长,照常理传家宝不可授人的。不过卢员外可不管这些,比方说吧,上个月京城粮税官白渡给母亲做寿,他便送去了一只祝寿,喜得白渡眉开眼笑,当即就要跟卢员外拜把子;还有酒醋面局掌印太监杨轼死了亲爹,他也送去了一只;

又过生日了

[ 晴 2008/09/16 23:29 | by 鬼谷军师 ]
9月17日,一年一度的生日又来啦,以前总盼着过生日,而且一年过两个(阳历一个,阴历一个,最多的时候闰八月过了三次),现在想来都觉得好玩。不过长大之后是越来越不想过生日啦,因为小的时候总想长大,长大了可不想变老。
说实在的,还是年轻好啊,不过人总有老去的那一天,这是谁都无法改变的,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自打我活着来到这个世上,就没想着再活着回去。”苦中作乐呗。不过既然生日来了,咱躲也躲不掉,倒不如舒舒服服享受一番了。今天的运气还算不错,下围棋居然赢了,下四国军棋居然也赢了,太不可思议了。
今天一个人在风雅颂书店看书,书店内静悄悄地,我也蛮出神,结果身后一声大叫把我整个人吓得一蹦老高,我面色惨白地转过身去找身后吓唬我的那个人算账,结果发现女朋友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了。我是又好笑又好气,不过也没办法,认栽了。

唉,三鹿

[ 晴 2008/09/15 00:08 | by 鬼谷军师 ]
我认识一个中国美协的同志,此人在家养了一头奶羊,没错,就是一头奶羊。此奶羊专门用来挤奶,并非是作为宠物的。我听说此事后大笑,继而十分不解。虽说艺术家的思维方式与我有一定的出入,但在家里养奶羊我却还是头一次听说。养奶羊的原因也很简单,是因为他不信任市场上牛奶、奶粉之类的奶制品质量,养这头奶羊是自产自销。
这种做法估计很多人认为是多此一举,可放在现在,看了三鹿的负面新闻之后,想必很多人都佩服他的远见之明了吧。
来说说三鹿,三鹿这次基本完蛋了,不过我不怎么同情它,因为它干的是没有良心的事情。但我对三鹿这么一个国有品牌的倒下还是感到相当惋惜的,创建一个品牌是如此的艰难,而他们却不珍惜。
三鹿是个奶制品品牌,由它我想到了雀巢,雀巢与三鹿的这方面的经历何其相似也。雀巢的品牌知名度远高于三鹿,但即便这样知名的品牌,也照样出过这样那样的食品安全事件,如碘超标和二噁英污染。

外国选手中国旗

[ 晴 2008/09/11 17:55 | by 鬼谷军师 ]
雷人的新闻真不少,今天看到一个雷的让人兴奋的——《突尼斯田径选手身披中国国旗庆祝夺冠》。9月10日,在国家体育场进行的北京2008年残奥会男子400米T38级决赛中,突尼斯选手费尔哈特·希达以51秒14的成绩夺冠。夺冠后,他身披中国国旗绕场庆祝。
这个新闻是带组图的,看到第一张图片,我是百感交集,一个T38级脑瘫的突尼斯小伙夺冠后身披中国国旗这可是前所未有的新闻嘛,不过让我觉得好奇的是,他国家的国旗呢?我想啊,这家伙还算走运,一则他是逆转取胜的,二则他是披着中国国旗的外国人,而不是披着外国国旗的中国人,否则的话,他下场一定异常惨烈,毕竟中国人有中国人的性格特点嘛,我们的民族赖以枝繁叶茂数千年,民族性格还是相当优秀的。
又往下翻了翻,看完了组图才知道自己又被新闻标题给忽悠了,原来这个项目的金银牌得主都是突尼斯的选手,突尼斯选手费尔哈特-希达和阿巴斯-赛义迪以51秒14和51秒97包揽了金牌和银牌。

沙拉拉要搞球改革了

[ 晴 2008/09/07 00:17 | by 鬼谷军师 ]
沙拉拉这个名字蛮好听的,如果是个女的就更搭配了,然而我看到的却是一个长得相当窝囊的男人。我是在几分钟前刚刚听说这个名字的,是从一条新闻上看到的——“国际乒联酝酿大变革,双打回归单打每国仅2人。”
这个新闻的名字一看就让人窝火,国际乒联又要限制中国了,搞不懂他们脑袋里都装的什么。
新闻称沙拉拉提出要在乒坛“变法”,譬如增加球网高度、再次加大球的直径,还冒出“让双打重归奥运”的想法。前提是:一个国家或协会只能派男女各两名选手出战奥运会。其目的很明确:不希望像北京奥运会那样,所有单打奖牌归中国选手。他说,“希望达到这样一个效果:加拿大、德国、奥地利等国家的人们在街上遇到乒乓球选手时,会激动地索要签名并要求合影;各电视台为了乒乓球比赛的转播权而争得不可开交;每当有比赛时,场馆内总是人满为患……或许到了那样一天,我们才会真正感到欣慰”。

网站重新开张

[ 晴 2008/09/01 12:43 | by 鬼谷军师 ]
“奧*運”还没开始的时候我的网站就被上海“公鮟局”给关了,问了问“空間菔務商”,终于“奧*運”结束了又给打开了,据说是扫描到了我文章里面有“啡法”关键字的存在。
大家看了我这第一句话有什么感想?是不是想扁我(丫的昨天都过26岁生日了还玩90后的火星脑残垃圾文啊)?没办法啊,我向来最讨厌这种火星脑残垃圾文,一向是老老实实写博客说实话,不过上海网监可不管你三七二十八,拿一个破工具二话不说就扫描你一番,出现他们禁用的关键字就把你站关了。能享受到我这种特殊服务的也不是我一个人,于是乎,大伙们遇到关键字就敲星号、空格、甚至直接用上了最讨厌的火星文,都是被这帮孙子给逼的。
我就纳闷了,这帮孙子是不是成心跟“dang仲央”作对啊?上头说要构建“啝谐社譮”呢,这帮孙子就偏偏人为地打压言论、制造不和谐。我觉得你们混口饭吃也是正常的,但不能坏了良心啊。你们这样堵塞言论,这不是给国家制造隐患么?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