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端午节

[ 雷阵雨 2009/06/27 19:39 | by 鬼谷军师 ]
今年是闰五月,上个月过了一次端午了,这个月的今天又过一遍。只可惜没吃粽子也没放假。
按道理说是应该放假的,但今天下午被叫去加班了。之前我曾经打电话问过同事,第二次端午节放不放假?得到的答复是:你想得美。我承认我想得挺美,这年头,想想都比过得好。国家规定端午节放假一天,说是如果适逢星期六、星期日,应当在工作日补假。这下可好,不仅天鹅肉没吃到,星期六也搭进去了。
按道理说,端午放假天经地义嘛,闰五月多一个端午,那是老天对咱们劳动者的馈赠,国家怎么好意思不成人之美呢?再说了,四年也就赶上一个闰年,还指不定闰哪个月呢,多放一天假也不算多嘛。还有,第二个端午不放假从道理上也说不过去呀。人家闰月就是双胞胎,人家一个孩子的可以上户口,双胞胎又不违背计划生育政策,怎么就对人家歧视了呢?
道理说再多也白搭,咱不当家,领导说不让放假就不让放假,春节不都这么过来的么。
不发牢骚了,说点事儿吧。

看了《儿行千里》

[ 晴 2009/06/25 19:47 | by 鬼谷军师 ]
下午市里组织观看廉政教育戏曲《儿行千里》,我被抓去当工作人员。中午一点半顶着昏昏沉沉的脑袋、冒着四十多度的高温来到了办公室,还没坐稳就被带到了大剧院。
到了那儿,给我安排了一个任务——给领导带路,也就是把领导领导座位上去。这是一个非常艰巨的任务,我花了半分钟就搞定了。完成这个任务我根本就没怎么动弹,只走了十来步。顺利把领导领导座位上之后,我就找了个比较好的位置坐了下来。
戏是莱芜梆子,由于我欣赏水平欠佳,一直没有成为戏迷,也不大分得清这些剧种的区别,本来没打算看这个戏,但好歹是来了,就坐下来看了。我想,这次市里搞这么隆重,估计是有看头的。
大剧院刚建成,还有部分室内装修没有进行完,总体效果是可以的,只是从发展的眼光来看,略显得小家子气了。三点整的时候,音乐响起,序幕缓缓拉开,掏出手机拍了一张。一个扮演农村老太太的出场唱了一出,没听懂词儿,正觉得郁闷呢,发现剧场两边儿有台词显示器……这下可好了,看着词儿听戏,很有味道。具体怎么演的就不说了,说说剧情吧。

下乡归来

[ 晴 2009/06/23 10:35 | by 鬼谷军师 ]
上个星期二接到任务,检查县里的支农惠农资金使用情况,上午开的会下午就去了,连个思想准备都没有呢。
任务看上去很简单,牵扯的项目实在是太多,要真正查实恐怕得半年了,我们只有一个星期的时间,就先去了县财政局。查账之后去了县畜牧局、县国土资源局、县教育局等相关部门,顺着专款路子一级一级往下核查,具体工作就不多说了,总之也算是有点成绩。
重点说说学校和农村吧。国家对学校有一个义务教育补贴款,我们转了几所学校,清查了一下学校人数。乡村一级的学校条件都不好,基本上都是强撑着来的,能保证学生不在危房念书,其他的就很难保证了。不过看这几个学校的情况,还是一步步好转的。
从学校回来就是走村入户了,一开始跟着县里和乡镇的人,老百姓不给说实话,什么都问不出来。后来我们就自己找了几个村,挨家挨户问情况。总体来说小麦补贴、农村低保都还发放的比较及时和到位,但还是有一些问题存在。

巡考

[ 雨 2009/06/08 20:58 | by 鬼谷军师 ]
一年一度的高考开始了,组织上给我安排了一个好差事——巡考。
这巡考就是挨个学校转悠,了解各个考点的情况、看看学校组织考试的情况、检查一下程序的严密性等等,在高考的管理者当中是属于比较高级的,有点类似领导,哈哈。以前当学生,现在监考巡考都当过啦,足矣足矣。
早晨匆匆吃了碗面条,坐着一个破破烂烂的小轿车就下县了,到了那里,等了许久才到9点,我们是等学生都开考之后才进学校的。
我们选择的第一站是当地的第一中学,当年曾经数次杀出过省状元。学校的条件较之发达市县是不行的,但总的来说还很不错。我们去的时候门口老远的地方已经拉上了警戒线,我们有巡视的证件,警察叔叔们没有盘问就放行了。害怕影响考生,就把车停在老远的地方了。我把巡视的牌子往脖子上一挂,跟着领导进了学校,整个学校静悄悄的,我们也不敢大声说话,一路就到了考务室。
问了问多少考生、多少考场、有无作弊、怎么个准备的……考务组的人一一给说明了情况,说一共设置了四道防线,替考的人基本上是进不来了。

收到了海报和签名照

[ 雨 2009/06/06 23:58 | by 鬼谷军师 ]
收到了大秦帝国的海报以及孙老师和子岸的寄语,很开心。同事又给了我一个信封,里面有几张大秦帝国电视剧演员的签名照,分别是嬴渠梁的扮演者侯勇、嬴虔的扮演者卢勇、子岸将军的扮演者郭常辉。
他们都是我喜欢的演员,在大秦帝国连续剧中,把人物演活了。不是有意去吹捧他们,相信每一个看过大秦帝国的朋友都不会忘记孝公嬴渠梁那坚毅的眼神,不会忘记嬴虔的粗犷和执拗,不会忘记子岸最后的悲壮。
这些天,我总想写点什么东西,可是很不凑巧,一连几天的加班让我很疲劳,所有写东西的冲动都随着熬夜烟消云散了。今天本来是周六,又去上班了,而且博客打不开。我问了客服,他们说是有人写这个月4号一个特殊的历史事件,然后被上海网监封了服务器IP。由于我用的是虚拟主机,受那哥们的牵连,网站无法访问了。我很讨厌上海网监的这种做法,以至于很讨厌他们这帮人。他们所做的事情,本质就是连坐。有种你来族诛啊,把整个互联网砍断多好。

该不该封杀满文军

[ 晴 2009/05/28 11:43 | by 鬼谷军师 ]
你静静地离去,一步一步孤独的背影……这是你唱的歌,名叫懂你。可现在,很多人都不懂你了。
朋友的一个投票这么问的:知不知道北京的coco banana出事儿了?我说,我是打酱油的。其实,我是知道满文军这茬子事儿的,可我不知道跟coco banana什么关系,后来才知道是在那里吸毒被抓的。
事情的经过不用我啰嗦了,很多门户网站的娱乐版都炒得沸沸扬扬。近来有一个很吸引人的讨论抛在了公众面前——到底该不该封杀满文军。
我想,封杀不封杀只是处罚的一个手段而已,没有那么绝对。无论谁吸毒,都应该受到处罚。目前吸毒在我国还不作为犯罪来处罚,所以,满文军此举没有构成犯罪。但吸毒违反了《治安管理处罚条例》,根据《关于禁毒的决定》对《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的补充,吸毒要接受治安处罚。对吸食、注射毒品成瘾的,由公安机关处15日以下拘留,可以单处或者并处2000元以下罚款,并没收毒品和吸食、注射器具。除此之外还有强制戒毒,强制戒毒之后又故意复吸的,适用劳动教养。所以,有必要对满文军进行处罚。

博客访问量过百万了

[ 晴 2009/05/22 23:40 | by 鬼谷军师 ]
没注意哦,今天突然发现的,虽然可能还比不上人家的日访问量,不过对于一个孤芳自赏的草根来说,已经非常那啥啦。
简单回顾一下吧。我这个博客大概是04年开的,当时就叫这个名字,用了五年了,一直没变过。网上当时正流行博客这个东东,我也就捣鼓了一个。本来可以有很多门户网站提供免费博客使用的,但我不习惯那种被限制的自由,于是便自己动手了。
网上有很多博客整站程序可以选择,我当时的空间只支持php,所以便选择了人气非常旺盛的bo-blog。那个时候的bo-blog是txt版的,不借助数据库,可以实现一些简单的博客功能。对我这种文字blogger来说,已经远远足够了。不过很多朋友都喜欢图文的、多功能的……对于这些,文本无能为力,于是,在1.7版本之后,bo-blog便更新了架构,变成了php+mysql。我本来不准备更换的,我对文本数据库还是比较认可的,不过由于spammer的泛滥,到后来的时候,每天都要删除很多的垃圾信息,令我不胜其烦,一怒之下升级了代码。

陆川的角川

[ 阴 2009/05/10 14:19 | by 鬼谷军师 ]
看完了《南京!南京!》,心情很压抑。电影总体上来说比较适合日本人观看,对中国人来说,视角有点偏了。
这部电影的故事是从日本大兵角川的视角来讲述的,看片名就知道是在记述南京大屠杀,只不过,这个角川是认过字的。导演陆川选了这么一个视角,很容易被日本人接受,但我认为电影如果是放给中国人看的话,不应该这么拍的。
这个角川太有人性了,他杀了中国人,是无心的;他蹂躏了慰安妇,是忍受心灵煎熬的,甚至还要娶百合子为妻。“屠杀中有人性的光辉”大概就是陆川视角所透露出来的讯息吧。但我知道,南京大屠杀死了三十四万无辜的同胞,这个数字绝对不是人性的角川所能制造出来的。造成这个惨剧的,是绝大多数日本兵。
同样,所谓的日本的民众是善良的也纯属无稽之谈,在战争年代,支持这些日本兵的就是他们的民众,他们有的是自愿、有的是无奈,但把老公或儿子送到战场上之后,他们就只有支持了,他们就是日本兵屠杀中国人的后盾。

“操”字状操了谁?

[ 晴 2009/05/03 20:02 | by 鬼谷军师 ]
这年头什么事儿都有,连庄严肃穆不可侵犯的法庭都被恶搞了一把,有些人也太不把中国的“法”当回事了吧,哼唧。
事情是这样的,深圳有个陈先生,因服务纠纷状告某电信企业。估计事儿也不大,但人争一口气嘛,陈先生一口气打了30多个官司,结果一审败诉。事端由此而生,陈先生向法院邮寄了上诉状,上诉状中“事实和理由”一栏只有一个字:“操”。因拒绝悔改,他被法院处以15日拘留。好像罪名是“藐视法庭”吧,不过一个字判15日,这个字够厉害的,当然了,比朱元璋和满清那些辫子君主们差远了。那个时候要命,这事儿被称为文字狱,现在呢,估计是不要命的。
不过这个字也太简单了点,事实和理由一栏里至少应该填上一句话什么的,比如:“他们电信的操蛋”之类的,把事情说明白了才好。或是直接写上“卧槽泥马”、“骂了隔壁”之类的,都比单个字好嘛,单个字解释不清的,尤其是中国法律,向来是把被告用有罪的眼光来看待的。遇到了各位职业解释条文的先生们当然更解释不清了,你看,都以为是陈先生在操自己,当然不可能容忍了。

芦笋节

[ 晴 2009/04/21 20:53 | by 鬼谷军师 ]
前两天参加了芦笋节,喜欢上吃芦笋了。芦笋就是那种长得像毛笔的东东,种在地里密密丛丛的,挺好看。以前也吃这东西,不过不知道它的斤两,现在才知道它有一个别的蔬菜所不能企及的称号——“蔬菜之王”。
虽说是号称,但既然它能在蔬菜中称王,管他一字并肩还是山寨,都是不容小觑的。不一一列举它的营养成分了,抄一段它的主要特性吧:芦笋除了能佐餐、增食欲、助消化、补充维生素和矿物质外,因含有较多的天门冬酰胺、天门冬氨酸及其他多种舀体皂甙物质,可防癌抗癌,对心血管病、水肿、膀胱等疾病均有疗效。天门冬酰胺酶是治疗白血病的药物。因而,芦笋已成为保健蔬菜之一,目前国内外已有多种采用芦笋为主要原料的抗癌药,保健品,这是它能在世界上大面积种植,畅销不衰的重要原因。
看到了吧,可不是忽悠人的。其实,以前我对芦笋的了解并不多,主动去了解它还是在看了“芦笋节”的开幕式之后才开始的。
分页: 13/58 第一页 上页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