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讲稿

[ 晴 2009/04/12 01:01 | by 鬼谷军师 ]
花了两天时间拼凑了一篇演讲稿。为什么要说拼凑呢?因为里面好多的字句都是我拿别人的,从孔子倒康德,从毛主席到富兰克林,从古人到网友……只要能拿来的我都用复制粘贴法弄过来了。俗话说“天下文章一大抄”,其实最主要的还是“看你会抄不会抄”。我就正在努力练习抄功呢。这说来容易但也挺费力气的,像开封和漯河的消防讲话那样,原封不动地拿来,那是最简单的一种抄袭,不出娄子还可以混混,一捅娄子就史上最牛了。估计开封的那位秘书哥们现在日子不好过了。
为了方便各位同仁们,我把自己拼凑的东西贴上来吧,仅供参考,哪儿涉嫌侵权了就告诉我,我删去。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同事:  
你们好!  
科学发展结硕果,和谐春风满山河。在这春光明媚、万象更新的日子里,我非常荣幸地站在这里为大家演讲。

孙膑旅游城

[ 晴 2009/03/31 11:05 | by 鬼谷军师 ]
孙膑旅游城,以前曾经听说过这么一个地方,只觉得它是一个院落式的景点而已,却不曾想到它有着那么独具一格的魅力。
我们去的时候还零星落着小雨,到了之后天已经放晴了。这个旅游城坐落在鄄城县东北20公里处的箕山境内,交通并不便利,也不是很容易找到这个地方。我到了那里,还未下车就已经转向了,硬指着北边说是西方。这里的项目还没有完全竣工,但已经初具规模了,景区占地978亩,与我想象的那种小巷子格局截然不同。
据说这里有一个名叫卓玛的藏族小姑娘,是青海省十佳导游之一,为了爱情远道而来落足此地。我们这次来的不巧,没轮到她上班,便请了另外一名导游讲解。这里虽名为孙膑旅游城,却不独有兵家文化,我们首先参观的便是佛门圣地亿城寺。
亿城寺:孙膑晚年隐居孙花园(寺南0.5公里),齐王念其功高,常派人前去看望,为安置其食宿,于村北建驿城一座。孙膑死后,葬于驿城前,并改驿城为“仪城”。

真人CS

[ 晴 2009/03/07 20:04 | by 鬼谷军师 ]
CS估计大家都玩过,没玩过的可能也见别人玩过,没看见的可能也听说过,没听说过的可能就……很久很久以前,我经常玩那个游戏,水平忽高忽低,眼睛估计就是被它整坏的。前一阵子看有人玩真人的CS,也想过去玩,不过一直没时间。我把它给同学介绍了一下,同学欣然而去,都去了三次了我还没抽出时间来。这个周末闲来无事,上午买了张SD卡,看了看装修效果图,本打算去棋院逛逛,同学打电话过来了,问我去不去玩真人CS,我答应了。中午匆匆吃完饭就跟着同学去了。
那个地方很偏僻,荒草连天,臭气哄哄,好像有人在弄酒糟。我们一点多到的那里,等了片刻,组织者把东西运过来了。我们一共二十个人,分了两个组,警察vs土匪。我强烈想当土匪,不过按照组织要求,只能当警察了。穿上了一身黑警服,裤子肥的差点穿跑偏,不过没有多余的衣服可选了,只好将就了一下。然后穿上了“马甲”感应器,挑了一把M4。其实大家都对awp比较感兴趣,但是真人CS里面大狙的威力跟冲锋枪威力一样,还必须打准、又不能连发、加上沉重无比,所以没人愿意选它。

蔡铭超做得对

[ 晴 2009/03/04 19:50 | by 鬼谷军师 ]
强盗果真是强盗,抢了东西不说,还要敲诈,唯恐地球人不知道他们的猥琐行径,看来法国人也真就这样了。放下这个不说,且先看看蔡铭超先生的动作。网上的言论激烈碰撞,有的认为他是损害了中国人的信誉的人渣,有的认为他是一腔热血的爱国商人。我觉得后面一条比较靠谱一点。
圆明园是中国的,圆明园兽首当然更是中国的,不能是谁抢走就属于谁,要不这个世界还不乱套了?当然,在地球上说话还是要看实力的,没有实力,人家抢走就是人家的,爱咋咋地。现在我们的实力比八国联军侵华的时候强多了,但不知道有没有建国初期强大,那个时候敢跟世界的两极叫板而且能把最强大的合众国打到谈判桌上。现在比那个时候有钱了,但是不知道大家感觉到了没有,很多时候我们都显得底气不足。这不,在咱们的抗议声中,人家佳士得不急不火地开始拍卖咱们圆明园的水龙头了,气死人不偿命哦。
我们这些老百姓除了抗议也只能抗议,不过还好人家蔡铭超不是普通的老百姓,人家不仅抗议,还拿出实际行动来了——让这个拍卖流产,也就是流拍。这样,水龙头就不至于被外人收购。

魔术不是特异功能

[ 雪 2009/02/25 19:33 | by 鬼谷军师 ]
央视春晚刘谦表演了那个近景魔术之后,网上掀起了一轮魔术热,刘谦的粉丝也一下子膨胀起来,这些都不足为奇。但是我逛了几趟天涯之后,发现我国的脑残族真的是太多了,真不知道是不是三鹿奶粉祸害的。
我是个魔术爱好者,对魔术也算有点了解。具体来说,网上关于刘谦的话题主要会引发若干个派系的唇枪舌战:一派是谦迷,一派是揭秘者,一派是特异功能论者。刘谦的狂热支持者一般都是对刘谦顶礼膜拜的,当然,这种膜拜是停留在偶像崇拜层次的,是佩服刘谦的技术,抑或是喜欢刘谦本人的相貌、举止和谈吐之类……这些无可厚非,揭秘者跟他们争论主要是从技术的角度来进行讨论的,比如是不是使用了这种手法?是不是刘谦的更高明等等。这次我主要说的是揭秘者和特异功能论者的争论。
首先,这些特异功能论者有一个奇怪的逻辑,他们笃信世界上有特异功能(这个我也信,然而我认为魔术与此无关)。其次,他们笃信魔术就是特异功能者的表演。理由主要是:这个现象非常理所能解释,那么就证明了它是特异功能。

二月飞雪

[ 雪 2009/02/24 21:33 | by 鬼谷军师 ]
下午一直在下雨,俗话说“春雨贵如油”。干旱了一冬的北方,终于也下起了一场大雨。而且令人奇怪的是,二月二尚未到来,便听到了雷声。查了下农历,明天才是二月二。这老祖宗们真是厉害,农历的节气算的那么精确,即便是在环境恶化的今天,也还能算到龙抬头的雷声。这世界历法真应该将农历作为公历。
据说春雷的意义非凡,临近惊蛰时分,唤醒天下生灵,改革开放那年不也是一场春雷么?
看现在的世道吧,真的是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内部四处冒烟:吃的致癌,喝的致命,穿的黑心,行的没票……不知道谁能有力量改变这个现状,哪怕都穷一点,也不要这样贫富不均好坏不分,丧失了所有的信仰,只有金钱至上。再看外面:南边说南沙是他们的,东边说钓鱼岛是他们的、油田还要共同开发,北边击沉咱们的商船,西边力促老赖回藏、说不答应就拍卖圆明园国宝,还有阿三也来觊觎我们的土地……我们别的委屈都能忍受,唯独不能在领土和主权上让步一寸。

论央视配楼的火灾

[ 晴 2009/02/10 23:43 | by 鬼谷军师 ]
听说,中央电视台的配楼起火了,看照片而已,我没有亲见。但我却见过未倒的智窗配楼,傻啦吧唧的靠在裤衩楼旁边,元宵的大火烧着了它,就是“惹火上身”,央视景色之一。“惹火上身”的事情我也听过,并不如这个,我以为。
这楼是花了大价钱的,貌似有上百亿吧,配楼多少钱不晓得了。现在它烧掉了,按以往我的态度,肯定是万分的心疼,毕竟是国家的财产。然而这次我却没有什么反应,反而觉得有些痛快,是我太麻木了还是思想太堕落了?我觉得似乎都是又似乎都不是。
央视,大家都知道,中文名叫“中国中央电视台”,英文名不叫“zhongyangdianshitai~",而是叫“CCTV”。现在,CCTV倒成了它的大名,中央电视台这个响当当的称号倒被挤到旮旯里凉快去了。由此引发了一系列的争议。我认为,你中央电视台既然是中国的媒体,就应该用中国的名字,老外看不懂让他们学去,改成这名字让中国老百姓看啊?还说无法改回去,那就烧了吧,都别用。说到这里,我想起那个办身份证的赵C了,公安局的不给他办,理由是含有C这个字母。

大伯酒精中毒了

[ 雨 2009/02/08 11:54 | by 鬼谷军师 ]
大剧院落成了,前天晚上去看了一场文艺演出,开场歌舞是乐器合奏,我很喜欢这种艺术形式,只可惜手机录像质量太差,拍的是枪版的效果。接着就是歌曲什么的,更多的是唱戏的。歌曲倒还凑合着听,唱戏的除了让我耳朵发麻之外,更多的是想退场,倒不是我对戏曲不感兴趣,只是唱戏的声音太大了。说到唱功,这个我是外行人,不好评价。不过作为一名听众,我可以以我的欣赏来判断高下,有一名政协委员,一个人唱了八种风格的戏曲片段,唱功了得,这是我唯一有深刻印象的。事实证明,她确实是很厉害的,听头衔就一大堆,只不过我一个也没记下来。除了戏曲,就剩下舞蹈了,筝舞和剪纸姑娘这两个节目最好,一个像十面埋伏、一个像俏夕阳。昨天晚上说是有电影晚会的,后来取消了,去了之后一看,什么都没有,很郁闷地回家了。
今天听说大伯酒精中毒了,我们一家人买了些东西去探望,到了大伯家,看见大伯脸都肿了。一问才知道是喝酒之后摔的。一家人说起酒的事情了,我还是坚持我的观点,酒本身没错,错在人错在风气。

盘点春晚

[ 晴 2009/01/26 23:23 | by 鬼谷军师 ]
对于今年的春晚我没有什么太大的期待,倒是挺关注山寨春晚,只不过到了除夕夜,播放山寨春晚的澳亚卫视网站崩溃了,没办法,只好看央视的春晚了。
一开始感觉挺一般的,甚至都不愿意再看下去了。姜昆大叔准备这相声也很久了,但是就是找不到感觉,他自己都着急,在网上征求笑料,只不过这个方法效果很一般。究竟为什么会这样呢?最开始姜昆的相声还是不错的,现在已经很难打动观众了,最主要的原因正如他所说的——脱离了生活。想当年,赵本山大叔还是姜昆大叔推荐出来的呢,而如今,真是一浪更比一浪强,把姜昆拍在沙滩上了。姜昆想要有突破,只要相声技术是不行的,要有来自生活的段子才行。赵大叔为什么发展的不错?他的小品跟现实联系的很紧密,马屁成分少,大家都能看到,针砭社会现象的那些作品都极受欢迎,而有马屁之嫌的那几个小品都是他的败笔。姜昆讲改革开放的变化,这个题材很老套,如果要出新意,不能总说好的,那样谁都不会爱听的。当然,如果不说这些的话,很可能春晚都上不去吧。

无色的迷眩

[ 晴 2009/01/24 14:40 | by 鬼谷军师 ]
(一)
我走出了那个闪烁着荧光的昏暗的小屋。
外面的月光很皎洁,快要将我融化了。清凉的风轻轻吹来,让我泛起阵阵遐想……
我时常幻想自己是一名身怀绝技的侠客,在广袤的天幕下,手持心爱的长剑,孤身一人来往冲突于潮水般涌来的敌手之中……寒光乍起,冷剑长鸣,敌手接连应声倒地,阻挡我去路的一切障碍顷刻间不复存在。我冷笑一声,轻轻挥手,剑气激射,长剑铿然入鞘,伴着一声惊呼,敌将首级已然据入囊中。
对我来说,黑夜总是孤独的。没有人看见我的表情,但我却清晰地感到了自己嘴角的上扬,有些陶醉也有些自嘲。

这些天我一直守着那台电脑,不时地敲打一些命令,悄悄地对一台目标主机进行了一次次的试探。令我郁闷的是,这台主机俨然就是一堵叹息之墙,防护的相当严密,面对它的纹丝不动,我竟有些沉不住气了。
分页: 14/58 第一页 上页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