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某联盟站长的一封信

[ 晴 2004/11/07 00:12 | by 鬼谷军师 ]

阿弟:
    见信好
    惊闻你的生日将至,特修书一封,聊表寸心。
    首先祝你生日快乐、学有所得;事业有成、财源茂盛;妻妾成群、儿孙满堂。
    最近工作任务繁重,少有闲暇,不知远方的你近况如何。据说你喜欢美女,不知可曾找到了另一半?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没有,倒不是因为别的,是生不逢时啊。举例来说,毛泽东生日是12月26日,也就是圣诞节之后,于是他成了伟人。而11月11日是传统的光棍节,好像你是11月12日的生日……建议经常和浪子联系一下,让他帮你介绍一个吧,哈哈。

从双节棍到哲学

[ 不指定 2004/11/06 23:24 | by 鬼谷军师 ]
大学的时候向两个同学请教了双节棍的基本技法,然后花了几个星期自己练了一个套路(纯粹是花架子,对实战没有丝毫的用处),这么几下三脚猫的技法一路弄下来,再也想不起来新花样了,于是就将其束之高阁。
今天偶然从柜橱里发现了蒙尘的双节棍,手心有些发痒,那套路一口气下来之后很有一些意犹未尽。于是从网上down了几个李小龙双节棍的表演片段来学习。
那连贯流畅的着法,重若千钧的力度让我目瞪口呆,一遍下去嘴张的老大也没喘上一口气。然后第二遍,比第一遍更甚。无奈realone不支持慢放,一阵风声过去就只留下了独自发呆的我,根本看不清套路的分解动作。于是下载了超级解霸v8,结果打开出错,解霸3000,找不到某某dll,肯定是和系统冲突了,也不愿去检查了,用mediaplayer搞,虽然可以播放,但是播放速度的菜单是灰色的。faint~~
想转换了格式再放,也懒得去找软件了。懒人自有懒人的方法,我点播放然后快速的点暂停。嘿嘿,终于看清了套路啦。
拿起双节棍,按李老师的方法来了一通,差点自残!幸亏我的脑袋躲的快,否则今天得昏厥到天黑了。腰酸背痛腿抽筋之后,学的差不多了,不过就凭我身上的这点肌肉,再加上那根加长的棍子,根本无法达到那个速度。我写到这里,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我居然拿自己和李小龙相比,明显的玷污了李小龙。
模仿不成改看文章吧,看双节棍就少不了李小龙,看李小龙又少不了截拳道。后来看到了黄淳梁和李小龙的对话,他们谈论截拳道时又回归到了哲学上来。这是老爸在身后突然出现,说:“让我上网查点资料”,于是我又回到了书桌前去痛苦的翻阅那些极具催眠效果的哲学书……

特科抹人诅咒

[ 不指定 2004/11/04 23:10 | by 鬼谷军师 ]

“哈里森将在第二年获得伟大的胜利,成为首领……但他将死在他的任期中……能够让太阳变得灰暗、让列酒变得平淡的我告诉你们,哈里森会死在任期上的。自他以后,每隔二十年,将有一个美国总统死在他的任期上。每一任总统的去世都将使大家记住我的族人的牺牲。”
哈里森是1840年上任的第九位美国总统,1811年Old Tippecanoe战役中他对Shawnee部落的印地安人大开杀戒。印第安人先知Tenskwatawa的哥哥Tecumseh对殖民者立下了上面的诅咒,而他本人也因为此诅咒入狱。
不久,神奇的诅咒应验了!
1840年当选的总统,辉格党人(Whigs)老哈里森,上任后一个月死去,先是受凉,怎么都医不好。他是死有余辜。
1860年当选的第16位总统,共和党人林肯1865年被刺身亡,死在第二任上。一个南方联盟的同情者布思(John Booth)开枪后逍遥法外。
1880年当选的第20位总统,共和党人加菲尔德在1881年被刺身亡,死在任上第10个星期。一个当官未遂的的小叛徒射杀了他。
1900年连任的第25位总统,共和党人麦坎尼(William McKinley)1901年被柯佐罗滋(Leon Czolgosz)枪杀,死在任上。刺客说:“我尽自己一份责任。我不认为一个人该有这么多的工作可以做,而另一个人(我)无事可做。”
1920年当选的第29位总统是共和党人哈定,1920年暴病而死。有人相信是哈定陷入腐败丑闻,为了免于受弹劾羞辱,哈定夫人毒死了丈夫。哈定是25岁时娶了30岁的离婚女人,即后来的哈定夫人。
1940年连任的第32位总统,民主党人小罗斯福,1945年病死在任上。
1960年当选的第35位总统民主党人肯尼迪,1963年遇刺身亡。
1980年当选的第40位总统是共和党人里根,他在1980年遇刺,身负重伤大难不死,是唯一逃过特科抹人诅咒的总统,遇刺那天外出的时间是一位星象学家帮他选定的。刺客只是为了向女演员福斯特(Jodie Foster)献爱心。
2000年小布什上任,应了周期却没死在任上,于是他通过竞选连任了总统。我们拭目以待!

浑浑噩噩的一天

[ 不指定 2004/11/03 23:58 | by 鬼谷军师 ]

中午,一位老大爷手举上访横幅跪在市委门口,目光凝滞的看着进进出出的人。
午后,他还是那样跪着。我不敢正眼看他,我只是感到阵阵的心酸。
我写了一篇文章吐露了自己的心声,可是我思量了半天,还是决定不放上来了,不仅是因为里面有涉及政治的内容,而且这也没有必要。我解决不了问题,我只是个没有出息的小虫。
这事情暂且放下,另外今天听到了好多事情,触目惊心,让我知道了做一个好人是多么的困难。我想不到一心一意为群众着想的人,会承受那么多的阻力和压力!我痛恨那些为了私利可以不顾廉耻的人,是他们的低劣素质让好人备受刁难和打击。
一个做过信访工作的老干部告诉我,他干了十年的信访工作,仍然是不舍得离开。信访工作虽然很累,但是没有什么精神负担,给百姓解决了问题他就开心,百姓笑他就笑,百姓哭他也哭,思想上什么压力都没有。现在不行了,从信访出来做别的,工作虽然简单了,但是每天都要处理方方面面的关系,让他苦不堪言,有时甚至因为一个字而闹出是非来。太累了太累了~~心思完全放不到工作上来。
我天真的认为应该搞一次整风运动,广泛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后来我才知道,以前理论联系实际、密切联系群众、批评与自我批评三大作风在某些地方早已变成了理论联系实惠、密切联系领导、表扬与自我表扬的三大歪风。我想笑,可是我笑又不出来……我刚从学校毕业,还太稚嫩,还没有学会麻木。
我说了这么多,你可能认为我是在发泄,或许吧。我自己认为更多的是在为好人鸣不平,因为作为一个旁观者,我想我的眼睛还是可以看到是非的。
语无伦次的一篇文章,浑浑噩噩的一天。

天下熙熙

[ 不指定 2004/11/02 23:45 | by 鬼谷军师 ]

傍晚漫步在一条橘黄色街灯照射的小道上,一股带着寒意的秋风从脸庞吹过,看着一旁宽阔的马路上川流不息的车辆,饱饭过后的我渐渐从“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的幻想中醒过神来。
古人说的好啊,“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虽不能概括全部,但在许许多多方面,它似乎是亘古不变的真理。你瞧这车来车往的,有多少是在追逐那生不带来死不带走的利益啊,是利益重组了我们的世界!
我之所以想到了这些,并非是无缘无故的,因为我看到了马路对过的一排商店。十字路口处的那几家门市是一个残疾老人租赁出去的,这其中藏着一个平平淡淡却让我久久不能平静的故事。
马路那旁是一排商店门市,原本是前面居民楼的储藏室。当初这条马路并不存在,只是一条被人踩出来的黄土道,由于地方偏僻,居民区的治安状况很不理想。挨着马路的这栋楼是某个单位的职工住房,房改的时候卖给个人了。其中有一户人家分到了一套储藏室在十字路口的住房,因此很不满意,因为靠近十字路口的地方十分吵闹而且也最不安全。于是户主便找单位更换,但是这套住房分给谁呢?单位让户主自己找人协调,户主就找了一个平时很老实的残疾老人做工作,单位上又将旁边几间废弃无用的储藏室给了他,他也没多说什么,依旧笑呵呵的。
我不知道老人是什么时候残疾的,但是自从残疾了之后,他在单位上变成了一个可有可无的人,还经常受一些人欺负。因此他早早的就退休了。大家都觉得他很可怜,连他家里的亲戚也嫌弃他,生病的时候都没人管,更别说平时了,可老人始终没有怨言。
后来情况变了,这里的土路被改成了柏油马路,靠近马路的住户也纷纷将储藏室的后墙打开改装成了门市出租,好挣点外快,大约是每间每月一千元。那位残疾老人的储藏室由于处在十字路口的黄金地段,因此出租价是每间每月两千元,将废弃无用的储藏室也整修了一下,老人一共有五间这样的门市出租了出去,现在月纯收入一万元。当时要求换房的户主可真是后悔到天上去了,可那又能怪谁呢?当时为了自己清净,占一个残疾老人的便宜,到如今只是少挣了一些钱,没遭报应就算走运了。
残疾老人身边也突然多了很多远房亲戚,每天主动照顾他吃穿住行,说以前工作忙没时间来看他,以后要常来陪他。他那个曾经想悔婚的女婿也和他女儿结了婚,整日一口一个爹,叫的比蜜还甜。老人不知为什么却很少笑了,只是喜欢每天坐在十字路口发呆,看着那川流不息的车辆在滚滚红尘中闷头奔跑……
老人今天没出来,他也不认识我,更不会想到一个陌生人听了他的故事并将它写入了日记。

火烧庆功楼的真伪

[ 不指定 2004/11/01 00:03 | by 鬼谷军师 ]

说起明太祖朱元璋,大家总是对他残暴多疑的性格和功成后大兴文字狱等史实津津乐道,因此对火烧庆功楼这一说法也是深信不疑。
有一个说法是朱元璋怕功臣们功高震主,对自己的统治产生威胁,也为了能给长子朱标留下一个清净的江山,所以在凌烟阁设庆功宴。他早准备了大火,要一把火把功臣都烧死。在庆功会上,徐达按照刘伯温的话,寸步不离皇上。等朱元璋借口下楼时,徐达以保驾为名也跟下了楼。楼下大火烧起来,徐达保住了性命。胡大海、常遇春等开国元勋,都稀里糊涂的死在庆功楼的火海之中。
这一传说经常被后人转述,借以说明兔死狗烹的道理。且不说此事是否发生在朱标死前,也就是洪武二十五年之前,单就这个版本的火烧庆功楼的传说中,胡大海和常遇春等人都被列入这次事件的死者名单这一条就可以说明这个版本是不足信的。因为在朱元璋洪武三年大封功臣之前这两人就已经不在人世。
据记载,至正二十二年七月初七,胡大海被叛变的苗军元帅蒋英用铁锤击毙并割下了首级。洪武二年春,常遇春打算回庆阳协助徐达攻打张良臣,走到河川时暴病身亡。
但是民间还流传着另一说法。说是相传朱元璋做皇帝后,担心那些与他出生入死打天下的兄弟们持功夺权,于是建造了一座庆功楼。庆功楼建成那天,他摆下宴席邀诸位文武功臣们前来赴宴庆功,暗地里却派人在楼下埋好大量火药和干柴,准备借机引火烧楼,以除后患。这事虽然做的很隐秘,但却被神机妙算的刘伯温看穿了。席上,刘伯温坐坐在了朱元璋旁边,悄悄将朱元璋龙袍的一角压在自己的坐椅上。当大家喝得酩酊大醉时,朱元璋悄然离席。由于有衣角牵动,刘伯温顿时警觉,于是跟随皇帝出了门。果然,朱元璋下楼以后,功臣楼便笼罩在滚滚烈焰中。可怜赴宴功臣,全部葬身火海。
这个版本跟上一个不同,说的不是徐达而是刘伯温逃脱了出来,并且也没将胡大海、常遇春等人列入其中。
不过据史学家统计,洪武三年朱元璋共封了三十七名功臣,不连上老死、病死和被暗杀身亡的人,有自己被杀的十五人、儿子袭爵后被杀的五人、因罪除爵的二人、儿子袭爵后被除爵或充军的九人,共计三十一人。这三十多人各有所归,因此,火烧庆功楼一说纯系后世说书人为增添故事的趣味性而杜撰的。
历史虽然如此,故事却也可以更生动一些。不管怎么说,这个故事是广为人知也是大家乐于认同的。毕竟,有时故事更能说明问题。

大雾蒙蒙不见天,到了晚上还没有散去。
上午收拾我书桌抽屉时发现了儿时斥“巨资”买的一个手电筒,翻盖式的,样子很像一个剃须刀。装上电池后也不亮,老爸强烈建议我扔掉,结果被我劝阻了。
我用螺丝刀拆开电筒外壳,里面的构造十分简单。测了一下灯泡,还能用,那肯定就是接触不良的问题了。整了一下它的内部结构,灯泡又闪闪发光了。
我拿去让老爸看,结果是老爸被老妈嘲笑了一番~~
由于有修好手电筒的“光荣历史”,吃完午饭,老妈让我修一样东西,我一看原来是负离子空气净化机坏了@_@!,我无奈的看着里面杂乱无章的电子元件,对老妈说:“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我是不行了!”

凌乱的一天

[ 晴 2004/10/29 23:59 | by 鬼谷军师 ]
秋意越来越浓了,从早晨想赖床这一点就可以看到。
由于晚上睡的比猫头鹰晚,早晨起的比鸡早,所以连梦都没做完就被床边摆放的好几个闹钟给叫醒了。睁开熊猫似的眼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吃完了早饭。今天居然还有一碗燕窝,酸酸甜甜的挺可口,不过我这么年轻,吃了也浪费了,象征性的弄上一口,其余的还是让父母吃了吧。
上午单位上有人说做梦梦见了两条蛇,惊醒了。我说你肯定感冒了。他说:“不错,晚上惊醒的时候一身冷汗,我还以为是吓的呢。”我告诉他,梦见蛇是生病的前兆、梦见洗澡是肠胃出毛病的前兆……这可是我亲身实践过多次的,准确无误。回头我又看了一下《周公解梦》,关于蛇的解释有好多,其中有一条是这么说的:梦见蛇,是凶兆。女人梦见蛇,自己和孩子都会病倒。梦见一对蛇,很快会分家。其余的写的很乱,我也没验证过,我只知道我梦见蛇的时候一定是生病了。后来我还教他一个晚上做噩梦的方法,把双手放在心脏上方即可。估计我这么说了,他以后肯定不会这么做的。

一个伟大的念头

[ 晴 2004/10/28 23:32 | by 鬼谷军师 ]
和别人聊天,谈到了子女教育的问题。我都还没结婚呢,所以一般来说也没什么发言权,但是我还是凭借当初我被教育的那段回忆和他们侃了起来。
我把当初怎么样天天挨揍、怎么样天天接受长达n小时的思想教育、怎么样离家出走又回来的情况以及贯穿其中的思想活动变化的过程跟他们复述了一下。他们听了以后也饶有兴致的说起自己的孩子是如何如何……其中一位谈到了自己孩子的性格,说什么有强烈的同情心、做事很苛求完美、还什么“双重性格”,有刚强的一面也有脆弱的一面。我打断她问道:“你孩子是不是九月份出生的?”她说:“没错!你怎么知道的?”

京华烟雨

[ 雨 2004/10/27 21:31 | by 鬼谷军师 ]
又来到了北京,还是一样的感觉。熙熙攘攘的背后是沉闷和虚浮,缺少江南的轻快,甚至也没有塞北的那种沉稳。林立的高楼压住了龙脉的最后一丝灵气,让人感到一种压抑。它确实是一个快节奏的大都市,可惜我对它没有什么好感。
这不是偶然的,四岁碰到的无数庸医是我讨厌北京的最初原因,往后遇到的刁钻的小商贩、叫嚣着的列车售票员、绕圈骗钱的出租车司机、误导方向的指路人……我奇怪,这里是怎么了!也许是我的接触面太窄的缘故吧。
这次来到北京是凌晨4点40分,卧铺算是白买了,根本没有片刻安睡。
下了车在附近找了个休息室补了两个小时的睡眠,花了30块大洋,结果还没有在车上睡的好。
分页: 56/58 第一页 上页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