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岛归来

[ 晴 2010/05/17 10:59 | by 鬼谷军师 ]
天天重复着一样的生活会让人觉得生命在缩短,我一直盼望着能出去走走,但工作实在是让人身不由己。
以前大学的时候有时间可以出去玩,但是那时候是穷学生一个,没钱。现在可好,工作了,没钱也没时间了。幸好这次周末特殊情况有了点空闲时间,再加上女朋友家人准备出去游玩,准姐夫也去,我便也跟了去。
早晨五点多就起床了,吃饭的地方都没开门,我就饿着肚子上了车。还好女朋友准备了很多吃的,一路上倒也没停嘴。坐了一上午的车,来到了天马岛景区的一所宾馆住下,简单收拾了下姓李就去吃饭了。这里的饭菜质量极差,无论是从数量、色泽还是口感上来说,都不敢恭维。还好米饭管饱,要不非饿急眼了不成。
吃完饭稍事修整,破天荒地和女朋友照了第一张合影便上了游船。由于中午时间天气还算暖和,我们都把外套脱了下来,只穿了一身T恤。

如此屠戮为哪般?

[ 晴 2010/05/14 10:38 | by 鬼谷军师 ]
3月23日,福建南平市实验小学发生一起凶杀案,55秒,8个孩子被杀害,另有5名重伤。
4月12日,广西合浦某小学门前又发生了一起凶杀事件,2人死亡、5人受伤,其中包括多名小学生。
4月28日,广东雷州凶杀案,一男子持刀砍伤16名师生。
4月29日,江苏泰兴伤人事件,一男子幼儿园内持刀砍伤32人。
4月30日,山东潍坊校园血案,一男子小学内用铁锤锤伤5人后自焚。
5月12日,发生在陕西省南郑县一私人幼儿园的凶杀案死亡人数已升至9人,其中包括7名儿童和2名成人。犯罪嫌疑人吴焕明行凶后返回家中自杀身亡……
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出现那么多血淋淋的数字,和谐么?不和谐的话,我可以就这些事情说点心里话么?不要再压制舆论了,不要再掩耳盗铃了。老百姓有自己难处的时候是需要倾诉一下的,如果你认为听老百姓倾诉都是不和谐因素的话,那么我告诉你,你早就不是在为老百姓服务了、早就不是人民的公仆了。

脱了棉袄穿短袖

[ 不指定 2010/05/08 23:46 | by 鬼谷军师 ]
万里雪飘的四月终于过去,烈日当头的五月扑面而来了,又是一年冬夏。
我想起了儿时的那首歌曲:“春天在哪里呀春天在哪里,党的政策真呀么亚克西……”是啊,现在春天跑哪儿去了?记得以前春天的时候暖风袭袭杨柳依依,给人的感觉很舒适。可现在直接将这个季节忽略掉了,不知道我最喜欢的秋天是不是能得以幸免。
不考虑这个事情了,季节更替这个事儿忒大,不是我等的管辖范围,还是关心下国计民生吧。这些事情虽然我等也做不了主,但好歹能够被代表。
先说说世博会吧。这个由盛世天朝主办的国际超级无敌终极盖世博览会终于隆重开幕啦。
以上是我写的日志的片段。这篇日志我写了整整数千字,内容包括世博会、玉树地震捐款、砍杀小学生事件、日本抗议等许多内容。

但是发表的时候却出现了一行提示语:“一流信息监控拦截系统提醒您:很抱歉,由于您提交的内容中或访问的内容中含有系统不允许的关键词或者您的IP受到了访问限制,本次操作无效,系统已记录您的IP及您提交的所有数据。请注意,不要提交任何违反国家规定的内容!本次拦截的相关信息为:XX”

重见天日

[ 晴 2010/04/26 22:48 | by 鬼谷军师 ]
上个星期三,我接到通知,让我周五的时候办一件大事——拉公务员考试的试题。
到了周五,我破天荒的六点就起床了,因为组织者说六点半集合。没说管饭的事儿,我也懒得起那么早去吃饭,但走到那儿之后见人还没到齐,就在旁边买了两只水煎包。正准备吃呢,那边说没吃饭的自己去吃吧,我就又添了包子和豆腐脑,坐下来细嚼慢咽了。
吃完之后认识了一下一起办这事儿的几个伙计,然后就上路了。这次一共来了十几个人,有武警战士,有公安干警,本来以为去一辆车就行了,结果来了两辆中巴。一开始我还觉得两辆车有点兴师动众了,后来才发现,两辆车实在是太合适了,稍微再小一点都不够用的。
到了省城的某个仓库,管理员拉出三车大纸箱,都是装的试卷和答题卡。我粗略的点了下,一万多名考生的卷子和答题卡满满地装了四十多箱。我们把这些箱子一一打开,把试题从里面拿出来检查清点,主要检查密封条是否完好、数量是否正确。点完了再装箱封上。天气很热,我们十个人花了好一阵子才检验完。然后是装车,中巴车上都有座位,上下很不方便,我们就从窗户上往里塞,最后装了满满两车,要是再多一些的话,恐怕我就得站着回家了。

牡丹园开园仪式

[ 晴 2010/04/10 22:53 | by 鬼谷军师 ]
昨天去看了牡丹园开园仪式,人挺多的,乱哄哄一片。
节目九点钟开始,据说八点四十就不让入场了,所以我八点半就坐在了座位上。结果央视的艺苑风景线栏目要进行录播,所以我们又充当了一阵子群众演员,加上领导讲话,文艺演出到九点半才算正式开始。
央视的那个导播指挥着我们一会儿这样鼓掌一会儿那样鼓掌,真是太有一套了。由于某个赞助商举牌子不是时候,被他用一张乌鸦嘴给糟践的很沮丧。我们演完之后,领导们上台致辞……我觉得这个很有必要。红花还要绿叶衬呢,要是没这个,怎么能体会到后面节目的精彩?
领导讲完话,节目算是正式开始了。噼里啪啦一阵礼炮,舞台背后一道道彩雾直冲云霄,一大片气球腾空而去。接着就是开场歌舞,然后歌曲、相声、诗朗诵。其实本来我不是太想看这个节目,但集体活动不能有空座,就早早过来了。节目还是不错的,歌手们都是真唱,还时不时互动一下。潘美辰还是很个性,问观众们觉得她怎么样?不等观众回答,就给自己下了定义:老、丑、胖……弄得台下一阵阵哄笑。
晚上看了2010武术散打功夫王争霸赛,感觉很过瘾。这个比赛属于全球唯一授权的顶级武术散打个人联赛,实行单败淘汰制,也是中国最具权威、规模最大、水平最高、历时最长、影响最广、奖励级别最高的武术类赛事。
由于开赛那天还要上班,开幕战没有看成,回来看新闻才知道我关注的“威风少侠”张开印第一场就被淘汰了,心里颇感遗憾。或许是中泰对抗赛留下的伤吧,他几次被对手宫云涛抱摔倒地,第二回合退出了比赛。
今天早早吃完饭到了比赛现场,这里的战斗的氛围营造的很到位,解说员一直不停地在煽动观众的情绪。后面舞台上的热舞也在尽力地争抢眼球,交相辉映,很有意思。我琢磨着这比赛这么暴力,所以不添加点雌性激素是不行的。这边火辣辣的热舞,那边热辣辣的火拼,正可谓很什么很什么……
废话少说,先看比赛。第一场宋大鹏vs魏守雷,我忘了怎么样打的了,反正很精彩。黄健翔还上台解说了两句,声音低沉,听得我犯困。比赛结果宋大鹏输了。

又到愚人节

[ 晴 2010/04/01 15:05 | by 鬼谷军师 ]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愚人节,首先祝各位笨蛋们圣诞快乐。
首先思考一个问题:中国为什么没有愚人节?我想了一会儿,一拍脑门:笨蛋,这还用考虑吗?在中国你睡觉得防黑心棉被、喝水得防不洁水源、吃饭防地沟油、生病防假药、存钱防贬值、买房防崩盘……你要做不到时时警惕,恐怕早就挂了!这自然淘汰下来,国人早就变聪明了,哪儿还像外国人那般有这么多愚人存在啊。实践证明,中国没有愚人节是很正确的,要有最多也是设个“骗子节”。
今天上网翻了翻新闻,除了天灾就是人祸。山西王家岭煤矿的事故还没有解决,河南伊川煤矿又发生了爆炸……我真想这是一个愚人节假新闻,但门户网站谁会拿这么多人命开玩笑。心里有些难受,我觉得如果大家都是愚人就好了、都是不明真相的群众就好了,至少那样可以骗骗自己,说自己生活的压力多么多么小、说自己的满意度多么多么高……
同事给我发来一个网址,打开就跳出了对话框:“终于有上当的了!”,接着对话框蹦个不停,我一看就乐了,这不是我做的网页吗?我才不会傻傻地一个个去点这些对话框,直接一路enter跳过。

由地震说起……

[ 晴 2010/03/26 16:21 | by 鬼谷军师 ]
昨天凌晨四点,我市某县发生了地震,虽然级数不高,但由于某种不可明言的原因,我对此事相当注意。
近期世界上地震频发,给千千万万的劳苦大众带来了沉重的打击,或许是由于没有较为完备的预测地震的手段吧,地震预测到现在仍然是一个难题,这就使得地震的危害更加延伸到了人类的精神领域,在一定范围内造成了恐慌。轻微的地震虽然不足为虑,但俗话说“小震闹,大震到”,大地震前多有小地震发生,不仅次数逐渐增多,而且震级逐渐增大,然后出现一个相对的平静期,大地震常常发生在这个平静期后小震活动次数增加之时。但因为这并不是绝对的,只能引起我们的警觉而已,对预测没有任何帮助。
由于地震经验的匮乏、理论的陈旧、敬业精神缺失、工作动力不足等等,无数名专家们申请经费架设那么多先进仪器,最终也只是多养活了一部分人而已,并没有达到预防震灾的目的。大多数的人更是由于摸不到地震的规律而人心惶惶。以至于出现过大地震的预言被专家当成谣言,专家说哪儿没事儿哪儿就震的笑话。

让风沙来得更猛烈些吧

[ 雨 2010/03/22 10:12 | by 鬼谷军师 ]
某日,应该是前天,我正在酣睡中,被一阵动静吵醒。我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瞧了瞧窗外的世界……
这一瞧可不得了,我被窗外的景象吓了一跳。窗外大风呼呼作响,整个天色都是暗黄暗黄的,一片恐怖肃杀的氛围。一句话:很黄很暴力。我心里想,这到底是末日来临呢还是地震前兆呢?想着想着又睡着了。
等我起来的时候,天色好一些了,看来睡觉可以延缓世界末日的来临。等我起床之后,我上网研究了一下今天的形势,有新闻告诉我,这就是传说中的沙尘暴。我靠,沙尘暴不是北京的专利么?怎么跑这边来了?
不过,既然跑过来了,就有它的道理。最起码的一点,要不是这么大张旗鼓地风沙漫天,指不定林业部门的政绩就要被埋没了呢。
据新闻称:这沙尘暴来势凶猛,推进到长江流域,再加点劲儿就直下江南了。新闻还称:中国最强沙尘天使得2.7亿人遭殃。真不知道这数字是怎么来的,因为从某网站的数据来看,中国16个省份受到了牵连,我想人数应该比2.7亿略多一点点吧。

车祸or凶杀?

[ 晴 2010/03/11 23:11 | by 鬼谷军师 ]
晚上和女朋友散步,说到了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我不想说了。主要是一个建立在假设基础上的设问,也就是假设今后如果遇到什么突发事件,我们会如何选择。
这个问题有点两难,很不好回答,惹得我们俩有点小郁闷。后来我就想到了一个词儿:自寻烦恼。但话又说回来,问到这种问题就是因为它有某种现实可能性,而且问出这样问题的人,一般都像我这样,心里多少有那么一丝不安全感。
问题都不愿意再提了,笑容又重新回到我们脸上。我当时就想了:这有什么大不了,即便明天就是世界末日,我也得先过好今天再说嘛。到末日的那一天,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即便这不是我的性格,这么自欺欺人的一想,心下便释然了。
把女朋友送回去之后,我独自往家走,一开始是哼着小曲的,但是走过大剧院之后,突然发现了异常。
这边围了好多人,还停着120的救护车,我一猜,这应该是车祸。本来也没打算去看,只想把这事情告诉女朋友,说我又遇到了突发事件。但打了两个电话女朋友没听到,我就跑过去看了。一个女孩趴在地上,医生正在给她打点滴。这看上去很正常,但事情很诡异——这个女孩腿上的肉掉了一块,手上都没有血色了,但地上却没有血迹!
分页: 8/58 第一页 上页 3 4 5 6 7 8 9 10 11 12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