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草终于失火了

[ 晴 2010/03/03 22:45 | by 鬼谷军师 ]
早就知道这个地方不干净,没想到这么不干净。虽说不能都这么一棍子打死,但我了解的烟草确实存在这个问题。
想当年我还是一个纯情少年的时候,烟草的一些青年男女就相互之间称呼“亲爱的宝贝”,虽说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了,但我受的是传统教育,看他们这么肆无忌惮地喊别人女朋友那么暧昧的昵称,总会感觉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当然了,这称呼现在看来根本不算什么,比起烟草出品的局长日记更是不值一提,但多少也能反映出一种行业面貌。
烟草是个垄断行业,所谓的垄断,就是不按市场规律出牌,完全一家独大。而且这个行业做的就是损阴德的事儿,卖一些烟让别人抽,说好听了是牺牲别人的健康,攫取别人的财富,说难听了是谋财害命。这样的行业其实完全违背市场经济规律、完全不利于社会和谐,之所以存在了下来,是因为他们把从烟民身上攫取的财富上缴了一部分给了国家财政,就这么简单。国家当然也知道烟民们数量多了不利于国民素质的提高,但用其他的办法收税理由不充分啊,况且烟草还能提供那么多的就业岗位,有利于社会稳定,于是就这么默许了。

春雷

[ 雪 2010/02/28 23:32 | by 鬼谷军师 ]
今天是传统元宵佳节,但今天自从我睡醒睁开眼睛之后,就一直是阴天。凑合着吃了点早饭,然后出去溜达了一圈。我撑起一把大伞,哼着歌雨中漫步,结果被凛冽的冷风给吹了回来,破坏了良好心情,愤愤然。
中午吃饭,家里没有汤圆,就下了饺子,反正饺子和汤圆是哥俩,吃哪个都能吃饱。还没吃呢,外面就鞭炮声声,真不知道这些人吃个饭放啥炮仗,还是雨下得太小,大了估计就放不成了。炮仗还好一点,天上还打起了雷,咔嚓一声,惊天动地,直接导致我的网络连接变成了叉号。这天气太不可思议了,我心说今年是虎年,上来就玩龙虎斗啊。
二月二才是龙抬头呢,这么早早地春雷阵阵,该不会再来个什么春天的故事吧?如果真的像那般“春雷啊唤醒了长城内外”,那就太亚克西了。但我看到的貌似是一篇黑色新闻“智利发生8.8级地震”。
这两年地球的灾难实在是太多了,512汶川地震、112海地地震,这又来个227智利地震,与《2012》这片子的前奏实在是很像。
  这篇文章很好!一针见血!转载于此,来自网络,作者不详。全文如下:
  为保持经济增长,08年一度低迷的房地产业在大幅增长的信贷刺激和政策导引下开始了新一轮的快速增长,很多踏入鬼门关的开发商起死回生,又开始蘸着唾沫数钞票了;与此同时,房子越来越成为大多数中国人的心病--“蜗居”正在热播,征地拆迁引发的冲突屡见不鲜,大街小巷到处是房产中介,报纸网页充斥着整版的卖房广告。京沪深等一级城市已经把房子垒到了逼近两万每平米,二线中小城市和县城也步步紧跟,中国人祖孙三代供一个房子,年青人从一开始工作就要为一个自己没有所有权的劣质鸽笼卖二三十年的命。如果你稍微深入地想一想我们面对的现实,就会感到一种无助的惊恐,这种惊恐是社会性的,是一种大厦将倾前的绝望预感。
  (一)房价何去何从?
  所有人都在问这样的问题:房价会一直涨上去吗?关于这一设问的答案将直接影响投资和消费取向:试想如果房子一直涨下去,那它就是最好的投资品,而消费型购买力也不会再执币观望。

春来冬去也

[ 晴 2010/02/16 11:53 | by 鬼谷军师 ]
本来不想多说废话,但现在一看新年都已经过去了好几天,再不写点东西就过期了,于是说上两句想说的,给新的一年开个头。今天主要是发泄发泄——强烈抗议央视在大年三十播出广告的时候插播春节联欢晚会!
人家做企业的,给央视交了那么多钱,央视自然应该给人家播出广告,只不过可恨的是,央视居然连自己是不是个纯赢利性机构都搞不清楚了,播出广告的时候居然插播免费的春节联欢晚会,太让企业们伤心了吧。
有央视的一些拥趸们说,央视的广告并不多,说人家美国某个节目都插播50多条广告呢。我想说的是,做广告也是门技术活,不是直接插入就可以的。要说那个做饭的系个“鲁花”的围裙倒还能说得过去,贫困人家用捐的钱买“国窖1573”就是让人忍无可忍的笑话。好歹前面有个“洋河蓝色经典”的广告,俩换一换也不会给人那么大的刺激啊。或者把这国窖跟汇源果汁换一下,也好歹是那么回事,直接上千把块的酒,说什么也让人鄙视。

一年又没了

[ 雪 2010/02/11 22:40 | by 鬼谷军师 ]
锦衣玉食和当街行乞是两种差别很大的生活状态,自古以来绝大部分人都是趋前者而避后者,这是人之本性不足为奇,然而,这并不是人唯一的价值取向。有的人,为了尊严,会放弃锦衣玉食;有的人,因为感情,会甘于当街行乞。每个人的选择不同,难能可贵的是无愧于心。
连着看了《锦衣卫》和《苏乞儿》两部电影,感觉都比较不错,简单地对比一下吧。这两者都是动作片,单从武打效果上来看,苏乞儿更值得称道一些,毕竟是天下第一武指袁和平执导的作品,动作很细腻;锦衣卫由甄子丹担纲主演,动作方面自也是不必多说的,很华丽很炫目,但我个人不太喜欢这么飞来飞去的武打超人,虽说苏乞儿也有飞天的动作,但都是为了给周董装酷用的,是苏乞儿幻想出来的,说得过去。情节上两者各有千秋,一个有点像新龙门客栈,一个有点像风云加霍元甲,都还不错,不太好评价。其他方面,我最不满意的就是锦衣卫的服饰。青龙作为锦衣卫四大高手之首,高衣领、大帽檐,都快赶上赌神的造型了,怎么看怎么别扭。一般来说,锦衣卫的官员是可以着飞鱼服的,青龙是个打手,即便穿不上飞鱼服,也不应该就这打扮啊。后来发现《见龙卸甲》这片子也是李仁港导演的,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导演好这口,一身衣服从三国穿到大明,没说的了。

冒昧地说下孔圣人

[ 不指定 2010/01/28 21:55 | by 鬼谷军师 ]
对于孔子这个人,本来我不好多说什么的,毕竟人家是伟大的教育家嘛,说的一套一套的。但由于出了《孔子》这部电影,我不得不连带着说上两句了,也算是看过电影《孔子》之后的一点个人意见。
评价孔子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要看你站在哪个角度。站在当今社会发展的角度,孔子最多打4分。或许《孔子》这部电影正是为了扭转礼崩乐坏的现状、为了扭转信春哥的颓废现状而生的,但道德体系的恢复重建并不是靠儒家一己之力所能解决的。儒家所倡导的一些观点都只是普世理念而已,让人听着觉得很有道理,其实用起来呢?就比如大家都看过一些哲理名言,觉得这些话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啊,但过上两天还能记得多少?孔夫子讲的这些道理,其实很多哲学家、宗教人士也都讲,但说教是一回事、行动又是另一回事。除了他那样的圣人,几个人能“朝闻道,夕死可矣”?顶多“招蚊到,吸死可以”。谁能“小不忍则乱大谋”?很多君子和大儒做不到,很多枭雄倒是做到了,孔夫子应做何感想?由此不难看出,说教是一种很无力的约束方式。

我是谁的阿凡达?

[ 晴 2010/01/17 17:47 | by 鬼谷军师 ]
《庄子·齐物论》曰:“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蝴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
上面这段话讲的就是有名的哲理故事“庄周梦蝶”,意思很简单,就是庄周梦见自己变成了蝴蝶,醒来后发现还是自己,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梦到庄子的蝴蝶还是梦到蝴蝶的庄子。
之所以想到了这个典故,是因为近期看了卡梅隆导演的影片《阿凡达》。这片子我已经等了很久,但由于一直忙于工作,从过了年就没放过假,所以直到昨天才一饱眼福。故事的内容就无需多说了,网上的介绍铺天盖地。什么拆迁、环保、爱情、卧底……各种说法都有,不过这并不是吸引我的地方。
片中的特技炫目、景色绝佳、场面宏大、爱情唯美,看完之后很多观众并没有起身就走,而是把片尾曲都听完了才动身,之后大家都说这片子拍的实在是太好了,其实议论的焦点都停留在上述几个方面。然而对于我来说,印象最深、玩味最久的却是电影的名字“阿凡达”。
阿凡达梵文即为化身之义,是天神的附体。影片中潘多拉星球的纳美人杰克·萨利就是退伍军人杰克·萨利的阿凡达。

说一下电视机

[ 晴 2010/01/15 23:33 | by 鬼谷军师 ]
刚收拾了新家,准备买台电视机。因为要买,所以首先要了解,只有了解了再买,才能最大限度地不后悔。
首先分析一下自己的需要。由于我的客厅前后距离不是太远,电视机太大的话也不一定效果就好,合适的尺寸定在了42英寸到47英寸之间。LED的和3D效果的虽然很诱人,但对于我这种不经常看电视的人来说有点太浪费,买个普通的就不错。价格在7000元以下的都可以接受,当然是满足需求的情况下越少越好。还要考虑其他的功能,现在电视的花哨功能越来越多,这自然是好事儿,但无形之中也增加了消费者的负担,依我看,电视就是用来显示画面的,其他htpc能够解决的功能都属于多余,只要不影响扩展性,一概不予考虑。
我对电视的品牌没什么概念,主要是看是否适合自己,不用多说,日本品牌要首先排除在考虑范围之内。面对众多的品牌,我得先确定了几个候选对象,免得实地考察时没有重点。我的依据主要来自中关村在线网站的排名,在上面可以很轻松的找到品牌排行榜,位列前三甲的分别是创维、海信、LG。

赚了点零钱

[ 晴 2010/01/07 19:02 | by 鬼谷军师 ]
一直以来,我的博客都是自己唱独角戏的地方,从某个无名的时间开始,在不违背自己初衷的情况下,尝试兼容一些商业元素。
最开始,做的是google adsense,也就是在自己的博客里挂上google的一些广告代码,依据广告的点击量获取一定的报酬。不过google非常奸诈,赚到的钱必须满100美元才给付款,我的访问量本来就不是汹涌澎湃的那种,所以,凑够100美元估计都人老珠黄了,于是,在挂了一定的时间后,我丢掉了账户里那些鸡肋般的“余额”,把google广告踢出了局。
之后,放上了阿里妈妈的广告,这个马云长得就像某部科幻电影的主角,精明的无以复加。倒是点击一下给点钱,但基本上不够打自行车气的。当时我可是挂满了主页和日志,也不知道挂了多久,才挣够了一顿早饭钱。后来,又换上了产品推介,但那个更惨,连早饭都攒不够了。终于,我忍无可忍把阿里妈妈踢出了地球。
再后来,遇到了backlinks,注册了一个,然后放上了代码,没出一个月,就卖出去两个链接,收到了4美元的汇款。这相对于google adsense和阿里妈妈来说,绝对是一笔巨款,够吃一顿午饭了。

新年第一篇

[ 阴 2010/01/03 11:55 | by 鬼谷军师 ]
已经一年没写东西了,2009年还没过出感觉来就悄悄地走了,手都没挥就带走了我一年的生命。2010年也没打个招呼就来了,现在都已经1月3号,若不是来值班,都不知道要过多久才发现自己已经身处新的一年。
去年我就不总结了,日记里该写的都写了,写完了就都立刻忘掉了,这样活才感觉轻松。也不知道写这些东西以后还有没有心情去翻,但我想过那一天,当我蹒跚着脚步用一种现在没有的设备连上互联网,一篇篇翻阅着年轻时候写下的东西,然后默默地走出去,坐在太阳地儿下或者树荫里,或是闪着泪花、或是不停地呢喃……就用这种方式来重新回到从前。这么说还有点伤感,换个说法吧,用这种方式重现美好的时光,别人活一遍,我活几十遍,哈哈。
昨天陕西卫视的《大秦帝国》演完了最后一集,非常唯美、非常沉重。片尾曲响起:花旦跟着老生走,一半妩媚,一半悲凉……我感觉我们在看戏,同时又都在一个大舞台上跑龙套。如果不想跑龙套的话,就在自己的舞台上演,自己当好主角,我就是这么想的。大舞台上我们或许连宋兵乙都不如,但小舞台上我们是郭靖。
分页: 9/58 第一页 上页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