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拉姆安拉11月11日电 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秘书长塔伊布·阿卜杜勒·拉希姆11日在拉姆安拉正式宣布,巴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拉法特当日在法国巴黎郊区的贝尔西军医院病逝,享年75岁。
  巴黎贝尔西军医院发言人埃斯特里波11日同时也宣布,阿拉法特于当地时间11日凌晨3点30分(北京时间10时30分)病逝。
  亚西尔·阿拉法特 (YasserArafat)于1929年8月4日生于耶路撒冷。1948年参加第一次阿以战争,1949年停战协定签订后,举家移居加沙。1950年,进入开罗大学土木工程系学习,并当选为巴勒斯坦学生联合会主席。开罗大学毕业后,进入埃及军事学院学习。1956年在埃及参加第二次阿以战争。1957年到科威特公共工程部任工程师。
  后来他同阿布·杰哈德等人开始秘密筹建“巴勒斯坦民族解放运动”(简称“法塔赫”)及其军事组织“暴风”突击队,并于1965年1月1日打响了对以色列武装斗争的第一枪。后来他被迫转入地下活动,化名阿布·阿马尔。1967年在第三次阿以战争中,他参与指挥约旦、巴勒斯坦武装对以作战。1969年2月当选为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执委会主席。1971年兼任巴勒斯坦革命武装力量总司令。1987年4月再次当选巴解执委会主席。1989年4月在巴解组织中央委员会会议上当选为巴勒斯坦国总统,1991年9月蝉联总统。
  1991年中东和平进程开始,阿拉法特领导巴方同以色列进行长期而艰难的谈判。他与以色列总理拉宾于1993年在华盛顿共同出席了自治原则宣言签字仪式,从而拉开了政治解决巴勒斯坦问题的帷幕。1994年5月,巴勒斯坦在加沙和杰里科地区开始实行自治,阿拉法特于同年7月5日被任命为巴自治领导机构主席,并于当年7月11日回到他阔别27年的加沙。1996年1月巴勒斯坦大选后当选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自治政府)主席,2月12日就职。1996年4月再次当选巴解组织执委会主席。
  阿拉法特有一句名言:“我带着橄榄枝和自由战士的枪来到这里,请不要让橄榄枝从我手中落下”并出版有《我们的巴勒斯坦》一书。

  “让全世界都知道,都听到,我们坚强的人民将用他们的鲜血、灵魂、财产和他们拥有的每一样东西来保卫这片圣地,因为这是圣地,是坚强的人民的土地。”——阿拉法特 
   巴勒斯坦领导人阿拉法特衣着独特,让人一眼就能从人群中找到他。他常年头戴阿拉伯黑白方格头巾,身穿墨绿色军服,以一个战士的形象出现在世人面前。
  阿拉法特4岁那年母亲就去世了,童年的不幸养成他固执、坚韧的性格。
  早年,阿拉法特相信枪杆子里出自由。他成立了“法塔赫”和巴勒斯坦解放组织。那时候他的目标是“以武力夺回巴勒斯坦被占领土”。
  十几年过去了,武装斗争并没有换来最终的胜利。从1982年起,阿拉法特改变了策略,主张跟以色列人和谈。
  1993年9月,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签署了奥斯陆和平协议。因此,阿拉法特、以色列总理拉宾和以色列外长佩雷斯共同荣获1994年度诺贝尔和平奖。1998年,阿拉法特又和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美国白宫签署了一项临时和平协议:怀伊协议。但由于巴以问题错综复杂,双方积怨甚深,尤其是以色列总理沙龙上台以来,以巴间的武装冲突愈演愈烈,和平进程面临极度危险的境地。在这种情况下,阿拉法特没有放弃巴勒斯坦民族解放事业的信念,多年来,他奔走于世界各国,寻求国际社会的支持。美国、俄罗斯、英国、法国、中国、日本,还有世界其他许多国家,都留下了他的身影。
  他的和平主张得到了广泛支持。但也有人试图阻挠阿拉法特的和平努力。他曾多次遭到暗杀,半个多世纪以来,阿拉法特经历了50多次险情,但每次遇到危险总能大难不死,所以他被戏称为“生存大师”。
  埃及总统穆巴拉克评价他说:“我们不能换掉阿拉法特,阿拉法特是目前居住在加沙西岸及周边地区的所有巴勒斯坦人支持的唯一的人物,如果阿拉法特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消失了,将会导致局势失控,很难再找一个有资格签订任何协议的(巴方)领导人,所以,我认为我们必须与阿拉法特合作,直到我们达成一项协议并开始执行。”
  阿拉法特把生死早已置之度外,他说他自己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巴勒斯坦人民。
  阿拉法特曾经有过几次恋爱,但为了巴勒斯坦的解放事业,最后都不了了之。直到当选为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以后,年过六旬的阿拉法特才与他的秘书苏哈·塔维勒(SouhaTawill)女士结为伉俪,并生有一女。尽管如此,他和夫人、女儿也是聚少离多。阿拉法特对巴勒斯坦解放事业的献身精神赢得了大多数巴勒斯坦人的爱戴,他是巴勒斯坦人心目中的民族英雄,对人民有很大的号召力。
  73岁的阿拉法特,虽然健康状况已经不如从前,但是追求巴勒斯坦解放的信念还像以往一样坚定不移。

  “没人能把我踢出”巴勒斯坦领土。以色列“可以用炸弹把我炸死,但我不会离开”。——阿拉法特 
   自2001年底以来,阿拉法特一直被以色列“软禁”在位于约旦河西岸城市拉姆安拉的官邸中。
  2000年9月,巴以爆发大规模流血冲突后,以色列在不断加紧对巴自治区实施大规模军事打击的同时,也把攻击的矛头直接指向阿拉法特。
  2001年12月3日,以色列军队入侵巴控城市拉姆安拉,并将阿拉法特“围困”在官邸中。以方指责阿拉法特领导的巴民族权力机构为“支持恐怖主义的实体”,并决定断绝同阿拉法特的联系。22日,以内阁决定,禁止阿拉法特离开拉姆安拉前往伯利恒参加圣诞节庆祝活动。从此,阿拉法特失去了行动自由。
  2002年3月底,由于以色列境内发生自杀式爆炸事件,以政府随即宣布将阿拉法特视为“敌人”,决定对其采取“绝对孤立”政策。此后,以色列以打击“恐怖主义”为由,多次围困阿拉法特官邸,并采取了断水、断电及摧毁官邸内建筑物的极端手段,向阿拉法特施压。
  与此同时,以政府还一再指责阿拉法特是恐怖主义的“幕后主使”,拒绝与他接触,并多次表示阿拉法特退出决策层是以巴恢复和谈的前提之一。美国政府也对巴领导机构施加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压力。2002年6月,美国总统布什表示“巴勒斯坦必须更换领导层”,致使阿拉法特的处境更为艰难。
  在美国的压力下,巴民族权力机构2003年初完成了自治政府的改革,设立总理职位。随后,巴以双方实现了自流血冲突爆发以来的首次总理会谈。但随着巴以冲突加剧,以色列方面再次把责任归咎于阿拉法特,宣布他是“中东和平的障碍”,以安全内阁还于9月11日作出原则上驱逐阿拉法特的决定。
  以色列的上述做法遭到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并引发巴勒斯坦人的大规模抗议。一些来自以色列以及其他国家的国际和平人士甚至组成人体盾牌,聚集在阿拉法特官邸的周围,愿用他们的身体保护阿拉法特。
  今年以来,以色列政府不断向阿拉法特发出威胁。继哈马斯领导人亚辛及兰提西被“定点清除”后,以高级官员曾多次在公开场合暗示,阿拉法特可能成为以下一个袭击的目标。沙龙也多次宣称不再遵守与美国商定的不伤害阿拉法特的承诺。9月22日,沙龙表示将在适当时机用对付亚辛和兰提西的手法对付阿拉法特。
  美国总统布什曾经公开表示,阿拉法特是一位“极”不称职的领导人。布什将巴以冲突的危机全部归罪到阿拉法特一人的身上,甚至将阿拉法特遭受围困说成是阿拉法特自己造成的。布什还称,阿拉法特辜负了人民的期望,没有承担起巴领导者的责任。布什把中东和平进程受挫的责任推到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拉法特的身上,他说:“阿拉法特是一位失败的领导人,巴勒斯坦领土上的人民必须懂得,如果他们想要和平,他们就必须要有一个绝对百分之百致力于反对恐怖活动的领导人。”布什在八国首脑会议上索性直言,公开呼吁其他国家支持推翻阿拉法特的主张。
  因为有了这样的政治立场,所以白宫根本就不欢迎阿拉法特的来访,这与以前克林顿执政时期,阿拉法特“频频”出入白宫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据悉,在克林顿任美国总统的时候,阿拉法特曾经走访白宫多达28次。遭布什“白眼”的阿拉法特不免会有些伤感,而民主党候选人克里也表示,白宫并不欢迎他。阿拉伯的一些国家似乎也跟着凑热闹,据阿拉法特本人透露,现在阿拉伯国家对巴勒斯坦的援助,无论是在物资上,还是精神上都要比以前少得多。

  “今天的问题,并不是阿拉法特的命运如何,而是巴勒斯坦人民赖以生存的这片国土的命运如何,是巴勒斯坦独立、尊严和建立以耶路撒冷为首都的独立国家的命运如何。”——阿拉法特 
  当地时间10月27日晚上8点到9点之间,阿拉法特与库赖和阿巴斯会面,在喝汤时突然呕吐。然后他被送到官邸内的诊所,一度陷入昏迷达10分钟。10月29日晨,巴勒斯坦领导人阿拉法特离开他位于约旦河西岸拉马拉的官邸,飞赴巴黎接受治疗。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巴勒斯坦领导人阿拉法特正在巴黎一家医院中接受进一步的医疗检查,到目前为止他已入院三天。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于巴黎时间周六表示,阿拉法特的健康状况正在好转。但有消息灵通人士指出,由于阿翁此次发病,他作为巴勒斯坦领导人的时代可能随之终结。
  巴勒斯坦解放组织驻巴黎代表莱拉·沙希德称,“阿拉法特昨晚睡眠很好,今天早上醒来后精神也不错。总的来说他的健康状况正在恢复当中。”
  消息灵通人士称,在阿拉法特离开拉姆安拉官邸前往法国之前,他的几位私人医生怀疑他患有白血病,希望法国医生作出准确的诊断。该人士还称,阿拉法特目前无法完全控制自己的思维,也不能作出重要的判断,连与人持续地沟通都很困难。
  一位曾在今年8月见过阿拉法特的非盈利机构官员称,“阿拉法特在今年8月份的时候显得机警而有说服力,而当我一周前再次见到他的时候,他的变化非常明显。他消瘦了很多只有在别人的搀扶下才能站起来同我打招呼,而且我不能肯定他当时认出我了。”
  然而沙希德表示,医院已经排除了阿拉法特患白血病的可能性,只是他究竟患有何种疾病至今仍未查明。巴勒斯坦驻联合国代表纳赛尔·阿尔·基德瓦以及阿拉法特的助手穆罕默德·拉希德也表示阿拉法特的身体状况并没有外界渲染的那样差。阿拉法特的家人也称,他仍然睿智深邃,并且能对重大问题作出决策。
  阿拉法特一生经历无数风雨,屡屡绝处逢生,我们祝福这位为巴勒斯坦解放事业贡献了一生心血的老人能顺利度过这次严峻的考验。

风言风语[转载] |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4038)
发表评论
昵称 [注册]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