弈与禅

[ 晴 2004/10/24 18:18 | by 鬼谷军师 ]
| |
记得我曾在《围棋天地》上发表过一句感悟:“心平气和可以战胜强者,心浮气躁会受弱者欺凌。”编辑还回话说:“感悟不错,想必是血泪得出来的吧。”我虽下不好棋,参不透禅,但两者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偶尔也能窥见一斑。所以有些想法想在这里说说,高手就请一笑而过吧,以免贻笑大方。
“弈,围棋也。从丌,亦声。”东汉许慎在《说文解字》中如是说。丌的古文字为两手握棋对局的象形,“围”是弈的着法概括,后用围棋之名指代弈,这个大家都很清楚了。
至于何为禅,我是说不清楚的,因为禅是不能讲的。它只能靠自身参悟。禅超越了六尘、为的是获得更实在的和谐与寂静。却并不像常人所误解的那样弃置了生活上的情趣。禅妙不可言却非门外人看禅那样高不可攀,禅机俯拾即得,自然中到处充斥。
说道这里大家可能会想起棋界泰斗吴清源。在其《中的精神》一书中,他曾说过:“我的围棋观一言以蔽之——中和。”他认为围棋的目标也应该是中和,只有发挥出棋盘上所有棋子效率的那一手才是最佳的一手,那就是中和的意思。每一手必须是考虑全盘的平衡去下。当然,要达到“中”的境界并非易事,这需要精神上的修养。
正是依托这种超然胜负之外的禅心,吴清源在十七年的升降十番棋中将所有的对手都打降了格,并用那简练的语言描述着他所参悟的天人合一、相入无碍的境界。
当今棋坛风云变幻,在漫天的硝烟和浴血的厮杀中却伫立着一尊“石佛”,他时常面无表情地端坐于对手面前,轻轻将手中的棋子放下,而后又纹丝不动。他的着法似乎平淡无奇,却常常能教诲对手放下屠刀。他就是李昌镐——一个有着平常心的棋手。
他平凡的做人、规矩的下棋,从不搞特殊化。那次三星火灾杯第三局比赛那天一大早,一个人冻得缩成一团进了电梯,双手捂在嘴边,还不停地哈气取暖。这人居然是李昌镐!他每逢大赛都独自乘地铁前往赛场,而且时间算得跟他的官子一样精确,总是在比赛开始的那一刻准时踏进对局室。要知道,当时汉城的室外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左右,而且汉城早晨的地铁相当拥挤。一个得过多次世界冠军的人,在参加世界大赛时依然不改本色。中午封盘后他就夹杂在棋手、记者、公司员工中间排队打饭,静静地吃完然后静静地走开。比赛结束,他总是像一个远道而来的棋迷,复盘时众高手各抒己见,而他不断地点头,最多低声说两句,从不恃才狂傲。
南泉禅师说:“平常心是道”,看李昌镐的一言一行,俨然一个参禅悟道的高人。作为其师父的曹薰铉,以“无心”二字为座右铭,可这二字真传仿佛只能在李昌镐身上看到,难怪曾被誉为李昌镐克星的依田纪基也曾说:“所有的棋手都佩服他,不管盘上发生什么情况,总是一个表情,丝毫看不出什么异样来,这才是真正可怕之处。”
我先前的那句“心平气和可以战胜强者,心浮气躁会受弱者欺凌”的感悟也是切身的体会,无奈一到盘上还是败多胜少。究其原因是我只将禅停在了口头上,每每平静地坐下和对手开局,形势一片大好时进入中盘厮杀,于是便气血上涌落子如飞,早已失却了平常心,因此总是白白葬送了好局。或有一味攻击、惟利是图的表现导致大龙猝死、攻守异位。这都是心态所致。情绪波动的厉害,着法也就变得紊乱,根本无法掌控棋局,攻得太急反而不能自顾、急于求成反而不能获胜。
道理是简单的,但正如赵州禅师所言:“这么一点小事也得我自己去。”弈是一种体味人生哲学的方式,当你坐到棋盘前面的时候,你便开始了你的参悟,至于你能体味到什么样的境界,那全靠你自己的修养,而盘上你的棋子会将你的内心深处毫无保留的展示出来,毕竟有多高的境界才能发挥你多少的水平。
自言自语[文章] |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4820)
发表评论
昵称 [注册]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