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冉闵是变态屠夫,我不明白为什么这样一个令天下人敬畏的英雄人物、在死后被敌手敬若神明的“武悼天王”,竟会被历史的尘埃遮蔽。而当世人要为他正名时,会有那么一些人投来鄙夷的目光。
“屠夫!变态屠夫!!”有人这么评价冉闵。为什么?因为他杀了很多人?那么白起、项羽这样的人物岂不是个个都是屠夫?因为他颁布了“杀胡令”?我想问一下,是谁侵占了当时汉人的大好河山,并且率先开了杀戒,让汉民族险遭灭绝?
我想,这些本不用多说的,凡是看过那段历史的,都不能不为冉闵的英雄气概所倾倒。说他是屠夫,还在前面加上变态二字,只能说评价者本身就不正常。那么,冉闵能不能称得上是民族英雄呢?我们先看看民族英雄的定义。
我查了查资料,民族英雄分狭义和广义两种类型,在一般情况下,人们更倾向于将狭义的民族英雄。
狭义的民族英雄是:一个民族在“反抗外来民族的侵略、压迫的斗争中做出了杰出贡献人物,其中包括在反抗斗争中不畏强暴、不怕牺牲的人”。以上定义适合于任何民族,并且不受地域和历史时间的限制,也不受成功失败、人物大小条件的限制。
广义民族英雄的定义是:在和平时期,为本民族的发展繁荣做出杰出贡献的人物。这其中包括的内容很多,如一项发明,使本民族受益,或为本民族争光,一项为世界做出贡献学说,为本民族争光的事情的行为者,都是民族英雄。
根据以上定义不难看出,冉闵在反抗外来民族的侵略、压迫的斗争中做出了杰出贡献,那道“杀胡令”我们不能称之为变态,而应视其为非常时期的非常手段。冉闵在反抗斗争中不畏强暴、不怕牺牲,最后一役遭遇敌手包围,以不足一万人的步卒对抗慕容鲜卑十四万铁骑,十战十捷。最后关头,在拼死突围的士兵掩护下,冉闵连杀三百余人,突围之后朱龙马力竭,冉闵被俘,他所率部队一直杀到最后一人……
每每看到此处,我都会感到一种英雄末路的悲凉。天绝壮士,难道是因他杀人过多?他只是在压迫中挺身而出的一人而已。有人说他是项羽转世,若我看,比之项羽的兵败自杀,冉闵之死更让人扼腕叹息。评价历史人物,尤其是民族英雄,一定要占着本民族的立场上来看待问题。我不是民族分裂主义者,我热爱当今中华民族的每一个手足同胞,但我首先是一个汉族男儿,面对五胡乱华时期的每一位出场人物,我应该也必须以一名汉族人的目光来看。
至于那些认为冉闵反对民族溶合,要求各胡“各还本土”的思想阻碍社会进步的人,我想说,持这种想法的人,若非别有用心,就是患了狂想症。民族英雄的定义在此,何来什么外加条件和个人看法?
天道循环,报应不爽。若非胡人欲灭我种族,何来“杀胡令”的疯狂报复?“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我写这篇文字的时候天已入秋,九一八事变的祭期日渐接近。我们忍受了小日本儿的侵略和屈辱,被屠杀的华夏儿女不计其数,这中间当然并不全是汉人,可面对日本外族,我们理所当然应从中华民族这个角度来看待问题。杀了我们的人,就要拿命偿还!说什么中日友好,其实总是一个权宜之计,根本问题得不到解决,就不会存在真正的中日友好。但是靠杀人能解决问题么?显然也是解决不了的,那只能导致冤冤相报。根本的解决办法就是两种,一是日本真诚忏悔、拿出他们的实际行动来修复我们的创伤,二是将日本从地球上抹去。真到那个时候,像冉闵一样的民族英雄将不会辱没在历史的烟瘴中,历史将真正由我们自己来写。
冉闵之所以不同于项羽、岳飞等人,之所以会存在如此争议,是因为那段史料本身就存在偏见,一个民族若不能正视历史,又如何能泯灭仇恨,如何能泯灭被灭族的隐患?
历史发展到今日,我们还有什么理由让这些曾经为了民族大义抛颅洒血的英雄们埋名?诚然,如今是中华民族一体的大家庭,汉民族与其他少数民族都是平等的,我们或许是害怕将冉闵恢复原貌会伤害到少数民族兄弟们的感情。可我觉得,我们需要的是正视历史,我们不能以泯灭汉民族的英雄为代价!
冉闵性残暴,可在那样一个扭曲的环境当中,非如此不能成事,从吃人的民众到嗜血的君主皆是如此,何独怨恨冉闵一人?冉闵在赴死之前怒斥鲜卑国主慕容俊:“天下大乱,尔夷狄禽兽之类犹称帝,况我中土英雄,何为不得称帝邪!”慕容俊大怒,斩冉闵于遏陉山,山左右七里草木悉枯,蝗虫大起,五月不雨直至于十二月。慕容俊惧之,祭祀冉闵,追谥闵为武悼天王,当日即大雪过膝。
我想起了那句荡气回肠的评价:“一股中州英雄气,直入霄汉化雪来。”
冉闵,不论他性情如何,不论他是否有滥杀之举,在民族存亡之秋,他能挺身而出,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足矣!他无愧于民族英雄的称号!
自言自语[文章] |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6150)
发表评论
昵称 [注册]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