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羲、女娲神话的流变

[ 晴 2009/08/09 19:19 | by 鬼谷军师 ]
| |
摘要:中国古代神话产生于中国本土,它深深地植根于中国悠久的历史文化土壤之中,不断散发着东方智慧的光芒。中国神话具有神话的共同特征,然而由于历史的、地理的等各方面原因,它又独具自身鲜明的特点。本文把握了这些特点,从众所周知的伏羲、女娲神话入手,通过对其流变过程中不同时期的不同表现形态进行分析,找出造成这些变化的具有代表性的影响因素,从而总结出其流变的过程并归纳出其中具有代表性的规律和特点,为研究中国神话的流变进行了一些思考,旨在展现中国古代神话流变背后所蕴含的社会历史、文化内涵。

引言

有限的人面对无限的宇宙,谈论自身的价值和意义时必然会产生困惑和焦虑,因而产生了终极关怀的需要。人的有限和追求的无限对立统一,导致哲学和宗教应运而生,而哲学和宗教都有同一个根源,那就是神话。
同时,作为人类最早的幻想性口头文学作品,神话有着独有的巨大魅力,迄今为止仍散发着勃勃生机。神话不仅开创了文学的先河,也为艺术播下了种子,可以说,研究神话对于人类的精神层面、文化领域等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那么何谓神话?这个问题并不是一两句话所能说清楚的,迄今为止也没有一个完整的定义。鲁迅先生在《中国小说史略》中提到:“昔者初民,见天地万物,变异不常,其诸现象,又出于人力所能以上,则自造众说以解释之。凡所解释,今谓之神话。”[1]这个说法还是比较全面的。马克思从人与自然的关系角度尤其是从人类生产活动的角度来审视神话现象,抓住了神话得以产生的最深刻的根源。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导言》中,马克思认为:“任何神话都是用想象和借助想象以征服自然力,支配自然力,把自然力加以形象化;因而,随着这些自然力实际上被支配,神话也就消失了。” [2]从不同侧重点综合这些不同的定义,我认为神话是上古民间对自然力通过形象化的想象塑造并流传下来的具有超人能力、能够运作人类所不能及事物的神们的行事。
神话的创造和发展决定了神话应具有的特点,其中共性的方面主要有两点:第一,具有很强的解释性。可以对自然界以及人类自身的诸多未知问题进行解释。第二,具有一定的寓言性。在满足弱者精神需要的同时,给人以精神的信念。
中国神话植根于辽阔的中华大地之上,由于这片土地自然环境复杂多样、河流山川分布众多,中国神话自产生之日起,就具有了许多与众不同的鲜明特点。具体说来,除了神话的共同点之外,中国神话主要有以下几个特点:第一,不稳定、星散而未形成完整的神话系统;第二,神灵形象多有动物特征;第三,多为政治服务,多被历史化;第四,崇尚理性与道德。
造成这种特点的原因有很多种,鲁迅先生在《中国小说史略》中提到:中国神话之所以仅存零星者,说者谓有二故:一者华土之民,先居黄河流域,颇乏天惠,其生也勤,故重实际而黜玄想,不更能集古传以成大文。二者孔子出,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等实用为教,不欲言鬼神,太古荒唐之说,俱为儒者所不道,故其后不特无所光大,而又有散亡。然详案之,其故殆尤在神鬼之不别。天神地祇人鬼,古者虽若有辨,而人鬼亦得为神祇。人神淆杂,则原始信仰无由蜕尽;原始信仰存则类于传说之言日出而不已,而旧有者于是僵死,新出者亦更无光焰也。[3]
这些特点正是中国神话在流变过程中产生的,把握这些特点,对研究中国神话的流变至关重要。

一、原始形态的伏羲、女娲神话

伏羲和女娲是创世神话中众所周知的两位创世大神,二者的名字最早都是出现于战国时期的记载中。《易•系辞下》说:“古者包牺氏之王天下也,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楚辞•天问》说:“女娲有体,孰制匠之?”二者并称始见于《淮南子•览冥训》:“伏戏、女娲不设法度,而以至德遗于后世。”袁珂先生指出:伏羲又叫“宓羲”,或叫“庖羲”,此外还有“伏戏”、“包羲”、“包犠”、“伏犠”、“炮犠”、“犠戏”……等,都是古史上所记载的伏羲一名的不同写法。[4]
虽然二者在记载中多有出现,但大都是作为引用的论据一笔带过。由于中国神话零散不成系统的特点,关于他们的神话记载并不丰富。先秦史料中关于伏羲和女娲的完整创世神话,只有一个在考古中出土于湖南长沙子弹库楚墓的战国中晚期的楚帛书中有记载。楚帛书甲篇释文中大意说:在天地尚未形成,世界处于混沌状态下之时,先有伏羲、女娲二神,结为夫妇,生了四子。[5]
除此之外,关于女娲的神话《列子•汤问》中写到:“然则天地亦物也。物有不足,故昔者女娲氏练五色石以补其阙;断鳌之足以立四极。”这段文字是女娲补天神话较早的形态。不过《列子》一书在汉代已经散佚,现在流传的《列子》是东晋人张湛收集有关资料辑注而成的。因此,在研究战国时期女娲神话时只能作为参考。
关于伏羲,《山海经•海内经》中记载:“有木,青叶紫茎,玄华黄实,名曰建木,百仞无枝,上有九欘,下有九枸,其实如麻,其叶如芒,大皞爰过,黄帝所为。”大皞与伏羲本非一人,最早是在西汉末年刘歆的《世经》中并为一体的。《世经》存录于《汉书•律历志》中,其中有一段记载:“庖牺继天而王,为百王先。首德始于木,故帝为太昊。”袁珂先生解释此处,即认为大皞便是伏羲,说:“伏羲可以缘建木上下于天。”[6]伏羲流传于世的神话大都属于文化起源类,因此这里着墨也不多,且《山海经》成书年代尚不可考,一般认为是介于战国初年至汉代初年,所以此处也仅供参考。
虽然先秦时期有记载的伏羲女娲神话寥寥无几,但我们还是能够从这些相关的记载中看出人们口耳相传的这些神话的大体形态,从中不难了解到,伏羲和女娲的神话出现于典籍记载之前就已经流传于世,且其雏形已经发展到有文字记载时已经相当丰满形象。
神话从一开始就不是固定不变的,而是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而不断变化,经历了一个从无到有再逐步完整的过程,只不过中国神话在逐步系统化的时候受到了种种因素尤其是儒家思想的影响,中国神话不仅没有形成体系,反而逐步被变化了原来的面目或是直接散佚了。因此,在研究中国神话最初形态的时候,不仅要从典籍中查找,还要借助于民俗学、人类学、历史学等方法,从先民的生产生活状况以及社会的意识形态等方面入手,对神话的原始状态进行还原。
中国古代神话产生于生产力极为低下的远古蒙昧时期,原始的人类在与自然相处的过程中,改造自然的同时也受到来自自然的威胁,由于众多的自然现象无法支配也无法解释,于是便将这一切归之于神,便产生了原始的神话。当时人们创造神话,主要是用形象化的语言对未知领域进行解释,其思想状态是蒙昧的、感性的,因为人类进入理性时代后,便只会有仙话、传说、传奇、寓言等,不再有神话的产生。所以,神话的最初形态应该是极其简单的,伏羲和女娲的神话当然也是如此。对于女娲的神话,我推测女娲造人的神话应该首先产生。在人类对自身起源问题产生疑问的时候,便出现了人是从无到有被神造出来这样一种观点,这便是女娲造人神话的最初形态。形式上只是一种对人类产生所进行的原始解释,甚至没有造人的过程以及女娲这个神的名字。
当然,人们并不满足于这样一种解释,随着生产的发展,这种解释逐渐形象化,神也逐步承担了人类自身支配自然的幻想,于是,神话在口耳相传中不断引入新的元素和片段,不断得到充实。由于这些元素和片段有些是在生产生活的实践中得出的,有些是受政治因素影响而主观臆造的……因此,神话在发展中、在形象化的过程中必然受到生产力的限制。如原始神话产生之后,随着生产的发展,先民们掌握了制陶技术,女娲造人的神话就在人类产生的原始解释的基础上逐步被充实,造人的过程也更多地借助了制陶的过程。由于制陶和人们的生活休戚相关,因此充实后的神话更加形象化、更易于接受和流传。同样,冶炼技术的产生和发展,为女娲炼石补天创造了必不可少的条件,各种相关生产方式的出现和发展也为伏羲的文化创造类神话奠定了基础。

二、古籍中成型的伏羲、女娲神话

考古学的发现表明,自汉代起,伏羲和女娲形象就频繁出现在画像上(包括壁画、陶画、画像砖、画像石、画像镜、帛画等),对照流传至今的伏羲和女娲的神话不难看出,汉代相关的典籍中有关伏羲和女娲的神话已经基本成型了。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淮南子•览冥训》中女娲补天的神话:“往古之时,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火爁炎而不灭,水浩洋而不息,猛兽食颛民,鸷鸟攫老弱,于是女娲炼五色石以补苍天,断鳌足以立四极。杀黑龙以济冀州,积芦灰以止淫水。苍天补,四极正,淫水涸,冀州平,狡虫死,颛民生。”[7]
《淮南子》一书是汉武帝时期淮南王刘安召集门客共同编写而成的,里面保存的神话颇多,这则女娲补天已经与现在流传下来的女娲补天神话大致无二,可以看作女娲补天神话的成型。
而女娲造人的神话则成型于东汉应劭所著的《风俗通义》:“俗说天地开辟,未有人民,女娲抟黄土作人。剧务,力不暇供,乃引绳于泥中,举以为人。故富贵者,黄土人;贫贱者,引縆人也。”
至于有关伏羲的神话,则星散分布于诸多古籍中。我们所知道的主要有伏羲的感生神话、兄妹成婚、洪水故事、葫芦神话、龙图腾与龙文化、龙蛇禁忌、八卦符号与各项创造发明等。除了创世神话中的创世神形象外,伏羲主要是以文化始祖的身份出现的,其中,创作八卦在其文化创造类神话中最具代表性,《史记》中太史公自序:“余闻之先人曰:‘伏羲至纯厚,作《易》八卦’。”只是到后来,伏羲作八卦也与其他中国古代的神话一样逐渐历史化或哲学化了。
伏羲和女娲作为两个创世大神,自身本是与天地共存的,并没有出生的过程。但随着人们理性思维的活跃,在原有神话的基础上,伏羲女娲的形象逐渐趋于理性化,逐渐产生了伏羲的生身神话以及越来越多的创造神话,这些记载在古籍中比比皆是,也是伏羲和女娲神话历史化过程的标志。
东汉王符《潜夫论》是记载伏羲生身神话较早的一个:“大人迹出雷泽,华胥履之,生伏羲。其相日角,世号大皞,都于陈,其徳木,以龙纪,故为龙师而龙名,作八卦,结绳为网以渔。”伏羲为春神,“华胥履迹生伏羲”是一则农业现象神话,这里面也提及了伏羲作八卦和发明网的事体。当然,古籍中伏羲的发明并不只有这些,除此之外竟有十多项:《易•系辞下》中记载伏羲“结绳而为网罟,以佃以渔,盖取诸《离》。”《河图•挺佐辅》称:“伏羲禅于伯牛,钻木取火。”《帝王世纪》称:“伏羲画卦,所以六气、六腑、五藏、五行、阴阳、四时、水火升降,得以有象;百病之理,得以有类,乃尝百药而制九针,以拯天枉焉。”《古微书》卷十三称:“始名物虫鸟兽之名。”卷十八称:“伏羲建寅。”“制嫁娶,以俪皮为礼。”《补史记•三皇本纪》称伏羲“造书契以代结绳之政。”《古微书》卷二十七称:“伏羲画地之制,凡天下约五千三百七十,居地五十六万四千五十六里……”《世本》称:“瑟,庖牺作,五十弦”《楚辞•大招》称:“伏戏《驾辩》。”《拾遗记》称:“立礼教以导文,造干戈以饰武。”
当然这其中大都是后人进行的附会,但是从这些资料当中可以清楚地看到,在中国神话流变的过程中,伏羲的形象是如何一步步丰满起来、关于他的神话是如何一步步成型的。

三、伏羲、女娲神话的流变

(一)影响女娲造人神话成型的主要因素
女娲造人的神话存世已久,《楚辞•天问》中出现、《风俗通义》中成型,此中经历了一个相当显著的变化过程。许慎的《说文解字》中说:“娲,古之神圣女,化万物者也。”《山海经•大荒西经》中说:“有神十人,名曰女娲之肠(指蜿蜒的蛇形),化为神,处粟广之野,横道而处。”《淮南子•说林训》中有记载:“黄帝生阴阳,上骈生耳目,桑林生臂手,此女娲所以七十化也。”这些神话应该都是十分精彩的,但情节的记载并不完整,应该是在流传过程中逐步散佚的。《淮南子》所述的女娲造人神话,其过程是女娲与诸神共同造人,这和传世的女娲抟土造人的成型神话差异很大,造成这个差异的原因是与中国神话的发展过程及特点分不开的。
女娲造人的神话之所以成型于抟土造人的形态,究其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
第一,最初流传的女娲造人神话是不形象的,不易后来逐渐理性的思维所接受,而女娲独立造人则比较近乎人情,因而在流传过程中发生了变动。
第二,意识形态方面,原始人崇拜石头。石为土精,蛇又是土地和繁殖力的象征,因此,“一日七十化”的女娲被描绘成人面蛇身的神。而且大地生长万物,被先民视为有旺盛生殖力的女性则自然而然的与大地相配,反应了地母崇拜与生殖崇拜的观念。
第三,制陶技术的发展。先人将泥巴制成陶器,泥巴变成了功能各异的用具,这一点在先民眼中是非常神奇的,因此,在考虑人类起源问题的时候,便不自觉地将制陶过程融入已有雏形的女娲造人神话中,这一点与当今科学的发展也是异曲同工的。
第四,古代华夏先民皮肤为黄色的,因此,女娲用黄土造人,而不是用黑土、红土或其他颜色的土。
第五,封建社会统治阶级强加了等级观念。女娲由抟土造人改为绳縆造人这个片段的出现,毫无疑问地体现了统治阶级的意志,统治阶级将其纳入典籍,并借此宣扬人的富贵贫贱是先天注定的等级观念,其目的是为了巩固和维护自身的统治。这种做法历来为统治者们所采用,很大程度上加速了神话的历史化进程。
第六,封建时代的搢绅之士在整理包括神话在内的古代文化遗产时,更多的以儒家思想来予以取舍,即便不是如此,由于他们的社会、经济、政治、思想等背景都已经和古人迥异,所以带着现有的思想去推测先民的想法,难免会有附会和增删。
女娲造人是解释人类起源的神话,从神话中女性开辟神的主导地位推测,这则神话应产生于母系氏族社会。而在此之后人类社会步入男权时代,女性开辟神的地位出现动摇,因此之后神话中神灵的形象也多以男性身份出现。

(二)尚德思想在伏羲、女娲神话流变过程中的影响
女娲造人的神话在男权时代已经失去了维护男权的作用,所以这则神话在流变中难免会出现增补。比如出现了伏羲女娲兄妹成婚的神话,女娲创世大神的地位逐渐弱化为伏羲的妹妹和妻子,用以解释人类起源的女娲造人神话也逐渐有了另一种形态,与楚帛书上所记载的一样,即是伏羲女娲结为夫妇生下四子。这些神话所反映的现实便是男性主导地位的确立,同时也为后来女娲作为婚姻之神为人类建立婚姻制度、使青年男女相互婚配繁衍后代打下了基础。唐李冗的《独异志》中较早地记载了伏羲兄妹成婚的神话,其内容与楚帛书中的记载大体相同,只是情节更加完整。《独异志》卷三记载:“昔宇宙初开之时,只有女娲兄妹二人,在昆仑山,而天下未有人民,议以为夫妻,又自羞耻。兄即与其妹上昆仑山,咒曰:‘天若遣我兄妹二人为夫妻,而烟悉合;若不,使烟散’。于烟即合,其妹即来就兄,乃结草为扇,以障其面。”由此不难看出,早期神话对兄妹婚没有非议,后期神话则对兄妹的结合造出许多解释的理由,以天作之合来进行解释,目的是为了符合后人的“尚德”思想,这也从侧面反映出历史上存在过的兄妹婚已失去其合法地位。
女娲造人神话的变化对研究中国古代神话的流变十分具有代表性,通过以上分析可以看出,中国古代神话在流变过程中并不是独立存在的,除了受生产力发展的影响外,理性思维、“尚德”思想和政治因素等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这些也正是中国古代神话特点的成因。中国古代神话中的这种尚德精神表现的十分突出,一方面源自于原始神话的内在特质,另一方面则是后代神话改造者们着墨最多的得意之笔。
女娲补天所讲述的故事发生于女娲造人之后,首现于典籍时便已经基本成型,显然在收录时已经完成了对神话的加工,这则神话的原型是什么已经不得而知,不过从现有资料和研究中可以推测出一些大概。王若柏先生认为这则神话来源于先民对一场陨石雨灾难的体验[8],还有人认为是先民居住的洞穴遭遇地震坍塌而产生的,不论这些自然现象是不是导致这个神话出现的原因,现实中所存在的自然现象对这则神话的成型都是有着巨大影响的。可以推测一下,最初女娲补天神话的原型应是极其简单的现象描述和愿望寄托:“天崩地陷,灾难不止,如何停止这场灾难呢?当然是最英雄的首领人物女娲将天上掉下来的石头再补回去。”之后这则神话在流变过程中不断被注入更多形象化的元素和解释,如所用来补天的石头后来特别说明是炼制过的五色石,正可以借此将天上出现彩虹解释为补天的缝隙有五彩石的颜色……不论是神话元素还是解释出现的早,它们之间都是相互印证相互补充同时并行发展的,神话也因此在流变过程中得以丰满。
尚德思想和政治因素在女娲补天这则神话的原始形态中表现的并不明显,但是到后来成型时便发生了变化。《淮南子•览冥训》中有以下记载:“考其功烈,上际九天,下契黄垆,名声被后世,光晖重万物。……然而不彰其功,不扬其声,隐真人之道,以从天地之固然。” [9]这些明显带有尚德思想和皇权意识的语句在原始的女娲补天中应该并不存在,也都是后来的流变过程中神话改造者们所添加的。
同样,作为另一位创世大神的伏羲氏,中国神话的这种尚德思想和为政治服务的特点在他身上表现的十分明显。伏羲是中华民族的人文始祖,风姓,在中国古代传说时代的帝王世系中被奉为“三皇之首”、“百王之先”,地位十分显赫。不过,伏羲首先是作为神话人物出现的,首现于《庄子》,人物形象亦人亦神,大都是用来托名设譬,借以形象说理,并未从神话脱形为人祖。伏羲在典籍中晚出,但甲骨文中有四方神名,曹锦炎先生在《释甲骨文北方名》中经考证认为伏羲神话可上溯到甲骨文时代[10],这说明我们目前看到的伏羲神话是经过很长时间的流变过程而成型的。
如前面所述,《山海经》中所记述的太昊即是伏羲,但在先秦文献中,太昊和伏羲并无关系,战国时期荀子在《正论篇》中提及“太昊”,又在《成相篇》中又提及“伏羲”,一书中出现两个名,可见太昊并非伏羲。至于后来古史帝王系统中将太昊和伏羲归于一人,主要是人们思维形式的发展和历史意识的丰富。最早是出现在西汉末年刘歆的《世经》,刘歆根据人们历史意识的发展,从西汉末年的政治需要出发,以其新五德终始说将太昊和伏羲并称,列于黄帝之上,构建了一套新的上古帝王世系,后人解释称伏羲有圣德,像日月之明,故称太昊。由于人们思维形式的发展和历史意识的丰富,原始的伏羲神话经历了一个观念化、哲学化和历史化的过程。关于伏羲的传说和想象也进入了原始哲学和历史之中,于是人们将作为创世神祗的伏羲想象为人类的祖先和帝王,伏羲因此而进入历史领域,成为了历史上的最早的帝王,这也是中国神话历史化过程的一个体现。
秦汉至魏晋时期,由于谶纬神学和玄学的兴盛,出现了大量的纬书,其中多有关于圣君先王的描述,有关伏羲的事迹以及文化贡献也随之逐渐增多,涉及内容和领域也大为扩展,有关记述虽不乏荒诞离奇之说,但都是处处体现着“尚德”精神。此外,随着中国古史系统的整理和进一步构建,伏羲传说被纳入中国古史系统。唐宋以来,伏羲传说事迹进一步完善和整合,其三皇之首和人文始祖的地位逐步固定下来。其中以唐代司马贞的《补史记•三皇本纪》为标志,伏羲不仅进入正史系统,而且其事迹和文化创造活动更加系统化,其文化创造的内容几乎包括了远古时代人类生产生活的各个方面,如上文所列举的达十多项之多。因此伏羲也被后人称为“科学大神”、“文化大神”、“哲学大神”、“音乐大神”、“宗教大神”。
仍然从伏羲画八卦来说。八卦是中华先民理性思维和科学思想的结晶和高度智慧的标志,由八卦而《周易》并由此形成的易学思想与体系,是中华民族解释世界、认识自然、规范社会人伦的哲学体系。这一辩证思维理论和逻辑方式体系,深刻影响了中华民族的思维方式和文化进程。在文化层面上,则与正统文化的儒家、道家学说以及在民间社会有广泛基础的巫术占筮等神秘文化相互影响相互发展,构成了中华传统文化的核心。所以,伏羲的地位也因此而备受推崇,其功绩也越来越显赫。

(三)其他因素在伏羲、女娲神话流变过程中的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佛教传入中国后,为适应中国本土风俗和审美心理,从而更好地弘法,积极吸收采纳了中国古代神话的元素并加以改造。敦煌莫高窟第285窟东披有伏羲和女娲的画像,作为创世神的伏羲和女娲胸部佩有日月标志,在画面中位于摩尼宝珠的两侧,二者在佛经中的身份是阿弥陀佛的从属菩萨,也就是创造日月星辰的菩萨,分别号为宝应声和宝吉祥。唐代道绰禅师在《安乐集》中说道:“故须弥四域经云,天地初开之时,未有日月星辰,纵有天人来下,但用项光照用。尔时人民多生苦恼,于是阿弥陀佛遣二菩萨,一名宝应声,二名宝吉祥,即伏牺女娲是。此二菩萨,共相筹议,向第七梵天上,取其七宝,来至此界,造日月星辰,二十八宿,以照天下,定其四时,春秋冬夏。时二菩萨共相谓言,所以日月星辰,二十八宿西行者,一切诸天人民,尽共稽首阿弥陀佛。”这里伏羲、女娲创日月星宿定春夏秋冬,显然是佛教对伏羲、女娲创造人类神话的延伸,也适应了佛教发展的需要。由此不难看出,宗教对中国古代神话的传承和演变也起着不容忽视的作用,只不过神话人物经过改造已经全面宗教化,神话特征已经不明显了。
说起伏羲,不能不令人想到中国古代神话中开天辟地的一位创世大神盘古。闻一多《伏羲考》一文前半部分从传世文献中搜集了大量龙蛇记载,加上当时已发现的汉代画像砖石,证明伏羲为龙图腾;后半部采集了近50则西南少数民族关于伏羲女娲在洪水过后兄妹婚配再造人类的故事和民俗资料,并加以语音训诂,“混沌”与“葫芦”是对音关系,“混沌”犹言“胡涂”,“胡涂”在俗言俚语中转为“葫芦”。“葫芦”即是“盘古(瓠)”,“盘瓠”、“伏羲”同声之转,故“盘古”又是“伏羲”,对应“混沌——葫芦——盘瓠——盘古——伏羲”转化演变的路径,证明伏羲即为盘古,是南方苗蛮各族的祖先神。具体说来,此处伏羲神话演变的过程应是炎帝、蚩尤等部落的一部分从黄河流域迁徙到南方以后,其先祖伏羲逐渐演变为盘古,流传于南方少数民族中成为南方的创世神。瑶族的《盘王歌》中盘古结亲和伏羲女娲结亲的神话类似可以旁证。现存的伏羲庙、伏羲台等处也都有“继天立极,开天明道”的说法,可以看出,盘古开天地不过是其另外一个版本罢了,只不过盘古开天地流传于民间,受外来因素的影响较小,因而能得以较为完整的保存。由此可知,伏羲神话在流变过程中受地域的、民族的影响不容忽视,在这些因素的作用下,后世成型的伏羲神话已经脱离了本来面目,完全形成了两种不同的分支,并沿着各自的发展路线传承和流变。

结语

以伏羲和女娲为代表的中国古代神话的流变过程是极其复杂的,以上只是通过在中国古代神话流变过程中产生显著影响的几个方面进行粗浅的分析和推断,借以归纳和演绎中国古代神话的流变。伏羲、女娲是以创世神的身份出现在中国神话中的,后来随着神话的成型,二者逐步演化为人文始祖和远古帝王,可以说他们的神话对研究中国古代神话颇具代表性,其流变过程也较好地展现了中国古代神话的发展趋势。
中国古代神话在由原生态演变为次生态的过程中,主要出现了以下几种值得注意的趋势:一是追求完整的倾向。包括追求谱系的完整、故事情节和场面的完整;二是政治化倾向。由于社会等级制的形成,神灵有了君臣等级和各自的利益集团,同时,其所作所为都有了道德标准的衡量;三是历史化倾向。由于理性的强化,上古帝王的谱系逐步完整,神灵逐步演化成上古帝王,有了先后的顺序,神格化的神灵也逐步人格化;四是哲理化倾向。由于受阴阳五行学说、精气说、天人合一等哲学理念的影响,神话越来越多的体现了这些哲学思想。
从神话的发展历史看来,一般的神话大致都经历了从灵性神话到神性神话再到人性神话的不同阶段,而中国古代神话和全人类神话一样,也经历了自身发展演变的历史过程,归纳起来就是经历了产生、扩展和定型三个阶段。其最显著的演变结果便是它的历史化、寓言化和宗教化。中国古代神话虽未形成完整的体系,但却独具自身的特色。从上文的论述可以看出,伏羲、女娲的神话经历了一个相当长期而曲折的流变过程,因而其中包含和隐藏的信息颇为丰富,它通过不断成型的故事反映了中华先民进化发展状况和开创文明的种种信息。由于伏羲、女娲在中国古代神话和中华文明史中具有独特的地位和非凡的贡献,后人对其神话、传说、事迹口耳相传,历代诸多典籍又多加以推崇、歌颂,于是,伏羲、女娲的神话及其文化创造活动复经演绎加工和增益扩展,再加上民间传说的推衍流传、民间信仰崇拜与风俗习尚的浸润习染,逐渐形成了一种源远流长、博大精深、涵盖中华文化众多层面和领域的伏羲、女娲文化。从现代意义或学术意义上来看,这对于研究中华文明的起源、发展以及华夏先民的思想、情感和性格等各方面都是起着不可忽视的作用的,这也即是研究中国古代神话的意义所在。



参考文献

[1] [3] 鲁迅. 中国小说史略[M].上海古籍出版社,2006,.
[2] 马克思.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M].人民出版社,1972,113.
[4] 袁珂. 中国古代神话[M].华夏出版社,2006,30.
[5] 董楚平. 中国上古创世神话钩沉[J].中国社会科学,2002(3).
[6] 袁珂. 神话选译百题[M]. 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32.
[7] [9] 刘安. 淮南子[M]. 重庆出版社,2007,
[8] 王若柏. “女娲补天”源自史前一次陨石雨撞击[N]. 光明日报,2004-06-18.
[10] 曹锦炎. 释甲骨文北方名[J].中华文史论丛,1983(3).
[11] 余志明.文渊阁四库全书[DB/HD].北京:迪志文化出版有限公司,2003
1,《易•系辞下》2,《楚辞•天问》3,《山海经•海内经》4,《山海经•大荒西经》5,《列子 汤问》6,《汉书 律历志》7,《风俗通义》8,《潜夫论》9,《淮南子•说林训》10,《淮南子•览冥训》等.
自言自语[文章] | 评论(2) | 引用(0) | 阅读(8643)
majianhui
2009/08/12 14:34
厉害,太崇拜你啦:)
鬼谷军师 回复于 2009/08/12 19:43
哈哈,欢迎老弟来访~
面包
2009/08/10 20:17
您这是学术论文吧
参拜一个先
字些多来
鬼谷军师 回复于 2009/08/10 21:27
就是个论文嘛~~嘿嘿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
发表评论
昵称 [注册]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