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放烟花爆竹是每年大型节日几乎必备的娱乐项目,但我除了不懂事的时候对放鞭炮新鲜过几次,之后越来越对放鞭炮反感,发展到现在,已经是深深地厌恶了。
我认为,作为一个心智健全的人,生活在这个日新月异的时代,应该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可那些燃放烟花爆竹的人,你们知道你们在做什么吗?若说是为了给节日增加喜庆气氛,为何不去摆庙会,为何不去舞狮子?非要随波逐流去为这种恶俗捧场。
以理服人,先摆上几条燃放烟花的利弊,以此说明燃放烟花爆竹是恶俗,虽然大家都清楚。
弊:噪音污染,大气污染,固体废弃物污染,安全隐患增加……中国就这习俗还尼玛想低碳?我呸。
利:没有。若硬要说有的话,那就是为了换个所谓的年味,满足少部分人发泄的欲望,当然,还可以将傻帽手中的钱转移到其他较聪明的一些人手中。
有人不同意我说的话,认为放鞭炮是中国的老传统了,为什么要讨厌?他们说过年就是为了热热闹闹的,几千年的文化,放鞭炮很好很有年味,如果连跑都不放了就没有了年味。
我想,如果这么说的话,何不让女人都裹上小脚,老传统嘛,不裹不就没女人味了吗?但你看看现在的女人,哪个一打扮不花枝招展更养眼,裹小脚的出来想必会遭人鄙视的吧。但裹小脚跟燃放烟花爆竹还不一样,裹小脚的女人实出无奈,她们不从俗的话会难以生存,所以只能忍受身体和心智上的摧残。但燃放烟花爆竹的人,没人逼他们,他们纯属自找媚俗的,这种人心智上的不成熟是素质的体现。
为了热闹,你可以有很多积极的表现方式,如果热闹的气氛都是靠鞭炮来营造,那说明这些人实在是太无能了。敲锣打鼓或者赛歌就能实现的效果,你非要放鞭炮,那不是纯粹给给自己媚俗找理由吗?
本来嘛,好的风俗就应该积极向上,有利于大众。作为我们国家这最隆重的节日,最起码应该文雅点才能更好地发展和扩大影响。这些积极向上的习俗有很多,诸如仲秋拜月猜灯谜、端午节赛龙舟吃粽子以及国外的圣诞节滑冰和制作圣诞树、母亲节帮妈妈做家务……哪个不比放鞭炮低碳环保有意义?哪个不比放鞭炮更积极向上?春节当然也可以包饺子贴对联、可以祭天祈年、可以舞龙耍狮子、可以扭秧歌、可以逛庙会,但这些人不去做,非要去放鞭炮,还给自己找来种种理由,可笑。
我国是从农业社会走来的,虽然很多人有钱了,但小农意识从根本上并没有摒弃。我所说的那种小农意识的习俗,举个例子就可以看出来。比如病人把喝过的药渣倒路上让别人踩,说是这样就让别人把病带走了!这种心态是不是有问题?人要多积德行善才好,这种损人之家怎么能兴旺?都是这种思想的话,社会怎么会美好?
从本质上讲,放鞭炮扰民和强拆没有区别,都是满足一部分人非理性的自由,而剥夺了另一部分人的合理自由。所不同的是,一个是硬暴力,一个是噪音和污染的软暴力。大到一个国家,小到一个社区、楼栋,人与人之间的爱好、差异是很多、很大的。根据现有的法律、道德,每个人都有自由表达喜、怒、哀、乐的权利。但你表达喜、怒、哀、乐的最高准则是不能妨害别人的正常生活。如果妨害了,你就是侵权,就是伤害,你就得承担因侵犯、侵害别人正常生活权利而带来的一切后果。
而这些喜欢放鞭炮的人,绑架不喜欢放鞭炮的人,是没有公德心的表现。他们往往不单纯是除夕和春节放,他们初五还“破五消灾”,初六还开业大吉,中午午休时间放、晚上十二点以后放,想什么时候放就什么时候放……反正总有他们放鞭炮的理由,挡都挡不住。
说他们没有公德心是轻的,也别怪我出言不逊,说重了,这些人就是缺德。虽然放鞭炮对咱这大老爷们的影响倒是不大,但还有老幼、还有医院的病人,还有需要安静做事的人……随便燃放烟花爆竹扰民的,就不能替其他人想想吗?这些人有几个放完炮自己打扫垃圾的?有几个引起火灾、炸伤别人主动承认并赔偿的?你说缺德不缺德。
有个被贩卖到非洲的家伙跟我说:目前过年全国都放鞭炮,建议我找个没中国人的地方过年,他在非洲刚放完鞭炮回来上网……
我擦,这家伙真是脸皮厚啊,你对别人施暴了,还要别人忍受你而毫无怨言?我问你,中国人就意味着要放鞭炮吗?火药发明之前的中国人就没法过春节了吗?他们就不是中国人了?
还有的人认为,既然大家都愿意放鞭炮,那就忍了。
其实,放鞭炮的人只是少数,一串鞭炮上千响,噼里啪啦动静特大,听起来千军万马,让人们觉得他们是多数。但实际只是个别人放的,不放炮的人还是要远多于放炮的人的。一个小区有几家放鞭炮的,就像全都放鞭炮一样。所以,大部分没放鞭炮的人,如果不喜欢,大可以站出来说话,不能让这些少数人绑架大多数。虽然当年我们民族有过被两个日本兵占领一个镇的光荣历史。
关于燃放烟花爆竹问题的讨论已经进行了很久,但是连中央的某些领导人都放,那就太差劲了。这些人一口一个低碳,还组织人员燃放烟火,绝对的王八蛋。
有位同志的观点很深刻,我偷懒转一段吧:

盲从和攀比只是国人燃放烟花爆竹的表层原因。其深层原因是国人公共生活和公共意识的匮乏:其一,国人普遍缺乏没有参与公共生活(尤其是能决定其命运的公共活动)的机缘,难以给节日的激情找到好的出路,时常会体验到一种无力感,因而需要以声响、光亮、火花为自己壮威;其二,由于参与公共活动的机会太少,许多国人还未形成公共空间概念,时常把公关场所当作自家的后花园,习惯于豪无约束地在公共空间活动,毫不顾忌他人感受地燃放烟花爆竹只是其中的一个例子;其三,内心的虚弱使国人特别害怕被同类轻视,喜欢在日常生活中相互攀比,企图以外在的力量压制对方。由此可见,国人喜欢燃放鞭炮说明了他们灵魂上的不成熟,说明我们还缺乏以参与公共生活来释放能量的习惯,说明我们还缺乏人人平等的观念。这是一种精神上的未成年状态。现在,应该驱除的妖怪不是所谓的“年”,而是放鞭炮者内心深处的“魔鬼”。
围绕着是否应该禁放烟花爆竹,人们曾经展开过并且激烈的争论。支持者说,燃放鞭炮是我们的民俗,不放鞭炮就没有“年味”,便享受不到过节的乐趣。这个理由显然失之牵强:没有一成不变的民俗,也无所谓固定的“年味”——既然燃放烟花爆竹的客观因素早已不复存在,既然围绕鞭炮所进行的攀比造成了频繁的公共灾难,相应的风俗无疑不再具有存在的必要性;在无“年”可驱时,我们完全可以在不燃放烟花爆竹的情况下“过年”,用更富建设性的方式创造新的“年味”。

的确,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如果确实手痒喜欢放鞭炮的话,可以在家关起门来放,只要不影响邻居。自己小家里不愿意或者不能干的事,放到整个城市这个大家庭里做,就要三思而后行了。
但是这只是最低要求,并不意味着在自己家随地扔垃圾出去也能随地扔垃圾。当然,我觉得没几个人在家会随地扔垃圾的。
随随便便在公共场合放鞭炮,就是典型的不爱护这个城市,典型的没有公德心。
也不是说谁素质比谁高,谁都可以随时放鞭炮玩,但如果做事之前多考虑下他人,我想这些人就不会再随地扔东西、随意放鞭炮了。
过了春节,元宵节就不远了,放过炮仗的童鞋们,你们有工夫看看我们的老传统是如何立社、如何封土为坛的吗?以前植树的好传统丢了,鞭炮却还攥在手里,孰优孰劣?我们能指望你们这些放鞭炮维持传统的人给我们植树做贡献吗?
不要为陋习找借口,中国历史上出现的习俗多如牛毛,但如何取其精华弃其糟粕还得靠我们。放鞭炮这种恶俗迟早是要被扔进历史垃圾堆的,但我希望它在我们的努力下来得早些。
自言自语[文章] |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13347)
发表评论
昵称 [注册]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