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干年以前,笔者看过一篇名为《<忍者神龟传说>——从生物学的角度分析邱少云》的网贴,很明显,看题目就知道这帖子是在恶意诋毁我们的英雄,但当时笔者并没有发表观点。

   后来,这样诋毁英雄的思潮愈演愈烈,几乎所有你叫得上名字的英雄人物(仅限于和新中国有关的英雄人物)都被逐一抹黑而无人担责,比如微博红人作业本,也许就是受此思潮影响,在微博大放厥词称邱少云和赖宁为烤肉。

   这就很难令人接受。


   毕竟,邱少云等人的英雄事迹及其展现的精神力量曾被广大国人所信仰。

   在这些信仰被网络谣言一步步侵蚀瓦解之后,公知们又转身大谈中国人没有信仰,不能不令人鄙夷。

   有人说,诸如邱少云、董存瑞、黄继光这般,都是艺术加工和拔高过的,并不完全真实,有什么好推崇的?甚至有人据此说这些英雄人物都是假的,还大言虚假、欺骗、洗脑云云,似乎你不跟从他们将这些英雄典型都批倒批臭,你就不具备独立思考能力。

   这是怎样的一种逻辑?

   艺术加工的目的是为了宣传不假,但宣传本身只是一种手段,价值观的传播才是目的,将二者混为一谈一棍子打死不是无知便是别有用心。

《美国队长》、《蜘蛛侠》、《超人》、《蝙蝠侠》这些好莱坞影片将虚拟形象进行艺术加工,宣扬了个人英雄主义,却无人质疑他们的英雄真实与否,为何?因为他们本来就是以虚构的艺术形象承载其精神寄托。对于这种避实就虚的宣传手法,你如何通过抹黑其载体的手段来达到攻击目的?难道你要说“超人和蜘蛛侠不符合物理学和生物学原理”、“美国队长和蝙蝠侠的事情根本没发生过”……然后否定其价值观?不贻笑大方才怪。

   这也正是不同的宣传手段所带来的不同宣传效果。

   诚然,有当年宣传手法与今日形势不相适应的原因。但归根结底,是受众自己缺乏自信、缺乏独立思考和辨别能力而已(难怪有人说,相对于美国队长、绿巨人之类,手撕鬼子的战士就差打一针)。

顺便对比一下手撕系列,《抗日奇侠》手撕鬼子和《隋唐演义》李元霸手撕宇文成都,看看哪个更容易被接受?

   新中国的英雄人物几乎全都出自民间,和亿万国人一样,有血有肉、有优点也有缺点,但至少有一点——我们的英雄是真实存在的人。


   英雄之所以成为英雄,是因为他们的坚守和绽放,是因为他们能够在平凡之中成就不平凡。无论细节如何众说纷纭,邱少云在战斗中牺牲,就已是顶天立地的英雄!

   所以我们应该明白,抛开对英雄过度拔高和过分艺术化产生的负面影响,无论宣传手段和表现手法如何,我们的英雄身上曾闪现过的光芒,都值得我们每个人敬仰和推崇。英雄的精神不能因外部因素而被抹杀,更不能因微末小节而被全盘否定。

   前些日子,《解放军报》刊文谈怎样上好党史军史课。有教员表示,他们感到幼稚到不值一驳的历史类谣言,一些学员却辨不清真伪。一位教员谈了这样一段亲身经历:课间休息时,一位学员走到面前说:“您难道不看微博吗?您刚才讲的邱少云事迹,违背生理学常识,根本不可能!”

    不难看出,这种否定一切的思潮已经渗透和影响的相当深远。该学员显然无法辨别“英雄邱少云”和“英雄艺术形象邱少云”的关系,上课时看了课文不思考、上网时看了微博也不思考,以至于轻易为人左右、被人洗脑。


   这些且先不论,我们先来看看那篇《<忍者神龟传说>——从生物学的角度分析邱少云》是如何以“生理学常识”来论证的:

引用
《<忍者神龟传说>——从生物学的角度分析邱少云》

好吧,大家都学过《我的战友邱少云》这篇文章吧,人民的好儿子邱少云被燃烧弹点燃后纹丝不动,燃烧近半小时(真舍得燃),最后成功牺牲的故事。这篇文章告诉我们人的意志力有多强大,突破了无数生理和物理限制,只为舍身成仁。为了对事件有个更清晰的了解,摘一部分原文:
“排炮过后,敌人竟使用了燃烧弹,我们附近的荒草着火了。火苗子呼呼地蔓延,烧枯黄的茅草毕毕剥剥的响。我忽然闻到一股浓重的棉布焦味,扭转头一看,哎呀!火烧到邱少云身上了!他的棉衣已经烧着,火苗趁风势乱窜,一团烈火把他整个身子包住了。”
“为了整个班,为了整个潜伏部队,为了这次战斗的胜利,邱少云像千斤巨石一般,趴在火堆里一动也不动。烈火在他身上烧了半个多种头才渐渐地熄灭。这位伟大的战士,直到最后一息,也没动一寸地方,没发出一声呻吟。”
也就是说,燃烧弹打到草地上,蔓延到人民英雄邱少云身上,先烧棉衣,再烧邱少云同志。(在某位同学提供的新闻里,是说燃烧弹的汽油溅射到邱少云身上就开始烧)根据常理,火烧的疼痛难忍,而且会产生应激反应,当然你可以说邱少云同志是钢铁长城。今天我们就来讨论一下邱少云究竟是不是忍者神龟。
【背景知识】:WHO把疼痛分成5个等级,0为不痛,4为极度疼痛,伴随心血管的痉挛等生理情况。超过2级人就不得不依靠止痛剂,而超过3级不使用止痛剂情况下无法合作。[1]顺道破除个谣言,把疼痛分12个等级,并把分娩放在最疼的12等级,这个分级是错误的,实验证明0,1,2,3等级都能通过笑气来缓解疼痛,分娩痛苦是可以用笑气来缓解的。[2]
那么首先最重要的问题是,燃烧疼痛究竟是哪一个等级的?我们常常看美剧,护理人员在确定病人伤势的时候常常问,请描述一下你的疼痛,0是不疼,4是非常疼,这就是VRS法。还有种VAS法,即让患者把疼痛程度视觉化。这是临床上常用的两种方法,但这两种评判方法的结果都太过主观,你懂万一邱少云就是钢铁长城,粉身碎骨浑不怕的类型,他仍然可以把疼痛评级降低到可以正常合作的2,和可以有限度合作的3上去的(或者文学写作家可以把邱少云的评判等级调低)。
那么重度烧伤患者的疼痛能不能变得客观一些呢?当然有,金伟英在发表的论文里[3]选择了10名特重度烧伤患者,进行访谈和心理研究,这十名患者的烧伤程度都比邱少云同志低得多的多的多,普遍认为治疗时的疼痛难以忍耐(其实这篇文章算是比较屎的,小样本不说,还没有严格的统计学证明),可以同医护人员合作但有抵触情绪,按照WHO的分级为3级,即疼痛难忍,有限合作。周香桂和辛国华在其论文里将重度烧伤的疼痛分为背景痛和操作痛,两者都会引起难以忍受的痛苦,[4],但其选择的患者烧伤程度仍然小于邱少云同志。
虽然疼痛的评判到现在还没有严格到非常客观的地步(我谴责分子生物学!!),但从目前的研究[5](该论文选择了近350名患者作为样本)看来,邱少云类烧伤的程度已经超过了人类忍受的极限,会产生各类生理应激反应(不是蹬腿弹跳等,而是大规模代谢,激素紊乱等),在那么高的温度下燃烧那么久,邱少云同志会发生肺爆,跟奥爆和大冰箱是两码事哈。
【背景知识】统计学上的意义:最重要的关键词是样本,显著性和相关性。以经济计量为例,要求的线性公式为y=a0+a1x+e,e为误差项,我们要考察的是x对y的影响,找到多少组(x,y)的数据被称为样本,一般而言,35或50(50为国际标准)是大样本和小样本的分界点。相关性是标准化的协方差,比如法国心理学家考察了60万人,证明了星座与性格和人生成就是有相关性的,但相关性最高情况只高过随机分布2%,是可以忽略的。显著性是检验出来的,如p<0.05,就是置信区间95%下显著。
好,就依你们,邱少云同志就是痛觉不敏感(从而后的新闻可以看出他应该痛的要死),各种生理应激性他也能够忍耐,激素太多也不怕,极速代谢也不怕,人民的儿子嘛,理应如此,人家李一道长都在水下闭气2小时呢。但是人类神经中枢不止大脑一个,还有两个东西叫脊髓和脑干,这两个器官控制着人体的不知觉运动,如膝跳反应,心脏跳动等。对于一些面部运动和内脏的不知觉运动,都由脑干完成,而躯体的不知觉运动则一般由脊髓来控制,很简单的一个测试,有一个人突然用火烧你的手,你一定是先收回手再感觉到痛,刺激会先传导到脊髓,脊髓会直接做出收手的应激反应(非条件反射),然后刺激才会传入大脑产生痛觉。也就是在这个过程中,如果大脑不提前预判到火会上身,非条件反射就一定会发生,邱少云就一定会打滚。

好吧,邱少云同志用他神一般的意识和风骚的走位预判到了火上身的时间和点,(事实上,这个事实很难说,因为从课文上来看,火蔓延过去,邱少云同志是可以做准备的,但是从后来的战友回忆上,燃烧弹是爆炸之后立马就溅射到人民的好儿子身上了)。你要相信这个时候大脑皮层会和脑干争控制权,同时意识与潜意识也会争控制权,如果邱少云真是人民好儿子的话,而且在生命攸关的大是大非面前,潜意识一般都会胜利。这时候我用缩小法来证明该命题:举重选手举起杠铃需要支撑三秒,如果他能举起来,说明肌肉能够爆发这么大的力量,如果这位举重选手非常渴望胜利,亟待报效国家,他的意识一定会控制肌肉撑住,这可能导致脊柱压伤和肌肉严重受损,于是潜意识会迫使肌肉放弃努力,放下杠铃。
【背景知识】扩大缩小法:我写这个干嘛。
好吧,邱少云同志的神经网络生长奇异,而且大脑长瘤子已经把脑干和脊髓给吞噬了。根据回忆录所描述的,燃烧弹溅射且味道很难闻,能推测出应该是凝固汽油弹,最差的汽油弹平均能达到的温度是850°C[6],也就是说不处于密闭环境中的邱少云同志身上的任何炸药都会爆炸,这个时候邱少云同志会变成人形鞭炮,同志们!是人形鞭炮!!!我如果是邱少云的战友,难道不会悲愤的怒吼为邱少云同志报仇吗!!!我难道不会只花20分钟就攻陷美帝的高地吗?!!子弹由于铜合金的密闭外壳可能不会噼里啪啦,但是木柄手榴弹呢?(我是军事盲,感谢何欣同学)有没有!!!
好吧,邱少云同志不带手榴弹,好吧,那么凝固汽油弹爆炸之后溅射有1000°C左右的高温[7],铜合金的熔点最多也就1000°C左右(铜的熔点是1000°C左右),外壳哪怕被熔出了一个小孔,也会引起子弹爆炸,子弹火药是硝化纤维素,燃点只有150~160°C,只要有空气,必然会燃烧爆炸,美帝是瞎子吗美帝是瞎子吗?
好吧,邱少云同志埋伏不带枪,只带大刀,好吧,你赢了。
我丝毫不怀疑人能够忍受一定痛苦,不呻吟也不做其他动作,但你说忍受无法合作的疼痛,并能忍受内脏的痉挛和激素的汹涌,我认为做不到。另外人也有应激性,非条件反射,这些反应都是不可控的,更何况弹药还极有可能爆炸,邱少云逆物理定律,逆生理属性,逆进化论而行,其灭亡也是应该的。
添加一个我的最新状态:
“邱少云战友说他生前把爆破筒埋在土里,这更证明了邱少云是个神级选手,早就预料到自己会被点燃,事先把爆破筒埋在土里。这得多大的风险啊,万一没被点燃,一声号令要冲锋的时候,邱少云却在刨地,你说多尴尬!!! ”
参考资料:
[1]符丽霞 郭珠爱 吴娜文;笑气吸入法用于人流镇痛的临床研究;中华中西医杂志, 2005;
[2]傅秋仙;笑气吸入性分娩镇痛的临床研究;浙江创伤外科,2003;
[3]金伟英;特重度烧伤患者疾病体验的研究;解放军护理杂志,2009;
[4]周香桂 辛国华;严重烧伤疼痛治疗研究进展;中华烧伤杂志,2007;
[5]张建民 施耘等;单一或联合用药治疗烧伤后重度疼痛的临床观察;中华烧伤杂志。2006
[6]百度百科 燃烧弹
[7]百度百科 凝固汽油弹


   可以看出,文章有十分明显和强烈的感情倾向,一开始就预设了立场。搬弄一些学术词汇,无非是要证明自己的旁征博引和科学性、权威性,但其列举的所谓背景知识如统计学的样本、显著性和相关性等,也无非是为了给文章增加几个无关公式和概念,与论题毫无相关性。

   那个“扩大缩小法”是什么逻辑我没看懂,只看到了结论同时也是文章作者最终要表达的——“邱少云逆物理定律,逆生理属性,逆进化论而行,其灭亡也是应该的。”

   至于灼烧,北京积水潭医院烧伤科宁方刚医师微博说:“在我的知识范围内,没有也貌似不太可能有相关的研究和数据得出可能或者不可能的结论。”

   而文章竟然以350名烧伤患者为样本来论证疼痛无法忍受,难道不知求生和求死二者的巨大差别么?老虎凳普通人也难以忍受,求生者没坐上去就会招供,但求死者却可以控制自己在极端痛苦的情况下坦然面对,不吐一言。

   把不相关样本放到一边,我们来看一个相关的真实案例:

    1963年,南越的广德和尚(释广德)为抗议南越吴庭艳(基督教徒)政府对佛教的迫害,在西贡街头自焚(其他僧人帮他全身倒满汽油,其本人用火柴点火)。释广德在烈火焚身时静坐不动直至死亡倒地。

   在事实面前,《忍……》一文伪科学、真忽悠的本性原形毕露。

   好了,话也说的够多,那次战斗已经久远,很多细节已不可考,便是在当初,要还原一个绝对真实的邱少云也不可能,遑论如今。我们只需要记得,这些共和国的英雄们真实存在过、他们为了今日付出过巨大的牺牲,如果你还在这片土地上生活,如果你还有良知,请感恩以他们为代表的每一位知名和不知名的奉献者。

   即便自己做不出英雄事迹,也不要肆意抹黑英雄的形象、毁弃英雄的精神价值!

最后,附观察者网文章一篇,以助各位更全面地了解邱少云。

引用
《参战指挥员回忆邱少云的牺牲》

http://www.guancha.cn/broken-news/2011_10_13_60563.shtm

编者按:抗美援朝战争中,涌现了不少顶天立地的志愿军英雄,邱少云就是这样一位令人敬仰的英雄,他的英雄事迹已载入史册,流传千古,不容置疑。然而,你可知道,他生前的排长就在南宁。近日,他向本报记者讲述了邱少云当年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这些回忆与公开发表的文章有部分不同,但从整体上看,并不影响邱少云的光辉形象。我们为了让读者从不同侧面了解英雄,了解英雄鲜为人知的故事以及被历史遗漏的些许细节,遂编发了此稿。

在所有关于英雄邱少云的文章中,都没有提到担任邱少云所在的3班副班长、所在的1排排长的曾纪有,而他恰是与邱少云最“亲密”的人。

初春时节,在南宁市长堽路的烈士陵园,担任该园顾问已离休多年的曾纪有接受了记者采访,谈起了那段与邱少云共同战斗的岁月。作为邱少云的排长,他的回忆与公开报刊媒体所说的邱少云却有些不同。

出国之前的邱少云

邱少云不爱说话

我记得邱少云的老家在简阳

曾纪有是广西兴安县人,今年已是78岁的老人。

1946年9月,刚结婚不久的曾纪有被国民党军队抓壮丁,从此离开故里,转战南北。 1949年4月在与解放军作战时,已是国民党军队排长的曾纪有率12名士兵投诚,从此成了一名解放军战士。随着解放大军节节胜利,曾纪有所在的10军一路南下、西进,到达四川。四川解放后,驻扎在简阳县(今简阳市)的部队(29师87团3营9连)改为简阳县大队,负责在简阳剿匪,曾纪有在这支部队里担任9 连1排3班副班长。

“1950年3月的一天,我从医院看病回来,”曾纪有向记者回忆说,“连队的一名干部将三个小伙子领到我面前说,部队招了一批新兵,这三个分到你班里。其中一个就是邱少云。邱少云那时18岁,他说是简阳县养马河山茶村人。他一米六五左右的个子,一脸肉疙瘩,人长得很结实,但不爱说话,在班会上有时要点他的名才发言说几句。”

新兵入伍要参加培训,沉默寡言的邱少云表现不算很积极;在参加劳动时还有些自私,拿着一把好铁锹就不愿跟其他人换,有一次因跟一名老兵争铁锹,竟打了起来。见此情况,作为副班长的曾纪有要拉他一把,就将他列为自己的“帮扶对象”,经常给他开“小灶”,谈心。渐渐地,邱少云纪律性有了很大好转。

一段时间培训后,邱少云便参加了剿匪斗争,曾纪有把他带在自己身边。5月的一天,曾纪有领导工作组外出执行任务,途经山茶村时,发现村旁有一座奇怪的屋子,屋顶一半是瓦一半是草,屋前一位中年妇女拉着一名10多岁的男孩站着。曾纪有心生怀疑,问邱少云:“这房子怎么这么怪,会不会是土匪的观察哨?”邱少云有些不好意思地答,“这是我的家。”曾纪有有些惊讶,说:“是嘛,那妇女是谁?男孩又是谁?”“是我妈和我弟。”“你爸呢?”“我爸已死了。”“想不想回家看看?”曾纪有问,邱少云答‘想’,但曾纪有没答应他,因为剿匪时期,不宜暴露家人目标。曾纪有看到邱少云眼里溢满了泪水,他也只有在心里叹一声气。

当年10月,在朝鲜战争爆发后,第10军改为志愿军第15军,师以下编号不变,从简阳开进朝鲜参战。此时曾纪有改任1排排长。

采访曾老之前,记者收集了不少有关邱少云英雄事迹的文章,记者注意到,曾老的回忆与这些文章有很大差异。“很多文章说邱少云是重庆市铜梁县关溅乡(今少云镇)人,他怎么是四川简阳人?而且邱少云纪念馆也是建在铜梁县。”记者问。

“这我就不知道了,多年来我也几次寻找过这个谜。”曾老说。

亲眼目睹邱少云壮烈牺牲

火在邱少云身上燃烧了半个小时,他一动不动

当时曾纪有是阵地最高指挥官

进入朝鲜后,部队加强了训练力度和思想教育力度,在革命的大熔炉里邱少云进步很快,他对武器特别有悟性,部队装备的苏式武器如转盘冲锋枪、爆破筒、莫洛托夫手雷,他一摸就会,成为了一名标兵。

1952年10月,志愿军决定打响上甘岭战役,给敌人以沉重打击。而要取得战役胜利,必须炸掉敌军增援必经的康平桥;要炸掉康平桥,又必须先拿下391高地。391高地半山腰敌军布下了一个加强营,不仅火力强大,还构筑了坚固的地下碉堡,强攻是不可能的。指挥部决定派一支部队秘密潜入敌军后沿的半山腰,埋伏24小时,一旦进攻时间到,迅速抢占391高地。曾纪有所在的一排担起了这个重任。

10月23日下午6时,我军向敌军阵地猛烈发射炮弹,趁敌军慌乱之机,1排52名官兵(本为48人,上级临时增加4名医护及话务人员)浑身插满芦草匍匐前进,三小时后,部队静悄悄地进入预定地点,我军炮弹也停止了。

“这次行动特别重要,上级对我们的要求也十分严格,进入阵地后,我们只能脸埋在地上,双手趴在地上,一动也不能动地待命。因为我们只距离敌人阵地30米左右,稍发出点声响,弄出点动静,就可能被发现。即使敌人发现了我们中的哪个,谁也不能有任何动静,更不能反击。”

50多年过去了,但曾老对那场战斗记忆犹新。“那天,刚下完一场雪,万物萧瑟,大地一片寂静。也许是太沉静了,敌人反觉得不安,怀疑我军搞什么名堂,可是又不敢出来巡逻,就不时地对周围地带进行骚扰。先从碉堡里打出十几发烟雾弹和毒气弹,我们戴上口罩,敌人没弄着我们,反呛着了自己,我们能清楚地听到他们咳嗽、骂娘声。下午2时左右,敌人又向周围打出数百发炮弹,其中不少落在了我们的潜伏区,一些人受伤了,也有人阵亡了,但我们还是纹丝不动。”

“邱少云不是你们牺牲的第一个战士?”记者问。

“不是。”曾老接着说,“约下午4时,敌人又打出来数十发燃烧弹,其中有4发落在了我们埋伏区,顿时火熊熊燃烧起来。其中一发正落在了邱少云身边,火很快烧着了他身上的草。我就埋伏在他身后5米的右方,看得清清楚楚。我心提到了嗓子口,因为邱少云是尖刀班战士,负责战斗打响后剪断敌人的铁丝网,所以埋伏较靠前,在第3排,离敌军铁丝网只5米左右,他只要稍动一下,就有可能被发现,整个排也就会被发现,整个行动也就失败。但是英勇的邱少云同志自始至终没有动一下,任由全身在燃烧。我看到他的手指深深地抓进土里,想着他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我忍不住流下了眼泪,心里想:邱少云,你是最坚强的战士!我当时心里说不出有多急,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心爱的战士生命垂危,却不能救他,可是军令如山,我们每一个人都不能动。现在想起来,我的心仍在颤抖。战斗中免不了牺牲,如果是一枪过来,中弹身亡,让人还好受点,可邱少云是被大火活活地吞噬生命啊。火在邱少云身上燃烧了半个多钟头,我眼睁睁地看着邱少云由一个活生生的人慢慢变成一具焦体,心里难受得像刀在剜。”

“有些文章上说邱少云身边有一条水沟,他若滚进沟里就能活命。是这样吗?”

“不是这么回事。我们在半山腰,哪来水沟,有水沟,在那寒冬也没有水。”

“有文章说,当时有些士兵为救邱少云,向连长程子英请示打响战斗……”

“这是不可能的,当时阵地上最高指挥官就是我。我们的任务就是埋伏待命,谁也不准乱动,话也不能说一句。”

战斗的时刻终于到来了。下午5时40分,我军向敌人阵地发起了猛烈地炮击。将1排前方的阵地轰炸5分钟后,轰炸转移了,1排在炮火转移的5分钟内迅速占领了391高地主峰。因为5分钟后炮火将轰炸他们潜伏的地方,以断敌人增援之路。在敌人的几次“骚扰”中,1排出现了严重伤亡,但战士们斗志高昂,冒着枪林弹雨冲了上去。占领主峰后,曾纪有向空中发射了三颗传达胜利的信号弹。突然一个暗堡里射来一排子弹,曾纪有中弹倒下了……

“很多文章里说,当时你们有一个营500多人潜伏到敌方前沿阵上,怎么才52人?”记者问。

“那是错误的,就52个,也不是潜伏到敌方前沿,而是后山腰。”曾老拿出笔,给记者画了一张当时的地形图。“这项任务极为秘密,不可能派那么多人去。我是这支队伍的最高指挥官,师部单线直接和我联系,除了我和师部领导,谁也不知这项任务。当时师部还派了一名干部来协助我,可惜还没进潜伏地就被敌人的流弹打伤撤下了。”

他的几点疑问

他记得邱少云牺牲时只有20岁邱少云上战场并没有带武器

战斗结束后,曾纪有被送往国内的医院里。他的左手腕处被打穿,颈部也受了伤。

在疗伤的日子里,护士经常读报纸给他听。有一天,他听到了邱少云的事迹,这便是人民日报刊登的《伟大的战士邱少云》。他的战友邱少云被授予了特等功臣的称号,作为排长的曾纪有感到很欣慰。

在这篇文章里,他开始注意到描述邱少云的一些误差,如说邱少云身上背着爆破筒,其实当时邱少云并没有带武器,只拿着把大钳子,他的任务不是冲锋杀敌,而是扫除铁丝网障碍。他不知道是谁提供这些材料的,因为他与战友们已失去了联系。部队也没人知道他活了下来。这篇文章不长,他所了解到的内容也不多。

后来,他间接了解到那场战斗后,1排只有几名战士活了下来,几经周折,他仍无法与活着的战士联系上。1958年,曾纪有带着三级伤残证书转业了。

1997年,春节,在全区老军人座谈会上,曾纪有认识了周秀全,一问才知两人同是3营的战友!找到一个战友,曾纪有便想打听他那个排的战友情况。周秀全给了他一本15军军史。他翻开一看,1排只有邱少云一个人的名字。

“为什么找不到全排的名单呢?当时的档案在哪?”记者问。

“可能档案在部队调动过程中丢失了。战争年代,档案丢失是难免的事。”

也许是因为档案丢失了,部队上不仅没有人知道曾纪有还活着,关于邱少云的资料也出现了许多与曾纪有所知道的很不一样的内容。

1975年,在柳州疗养的曾纪有接受学校的邀请,给学生们讲讲邱少云的故事。那时的学生课本上登有邱少云的故事,虽然已读过,但由邱少云的战友来讲述他的故事,同学们还是听得津津有味。可听着听着,同学们就发现了“曾爷爷”讲的与书上说的很多不一样,一个个争相提问。

这让曾纪有大吃一惊。于是他找来教材查看,果然有很多不同。后来他又找来有关报刊翻看,同样存在很多不同。他归纳了一下,大致有:

报刊上的邱少云是重庆市铜梁县关溅乡(今少云镇)玉屏村邱家庄人,而他所知道的邱少云是四川省简阳县(今简阳市)养马河山茶村人。

报刊上的邱少云是志愿军第15军29师168团3营9连1排3班,他所知道的邱少云是志愿军第15军29师87团3营9连1排3班。

报刊说的邱少云赴朝作战是1951年3月28日,他所记得的是1950年10月23日,为首批入朝作战志愿军。

报刊上的邱少云牺牲时为26岁,牺牲时间是1952年10月12日下午,他所知道的邱少云牺牲时为20岁,牺牲时间是1952年10月24日下午4时。

“这一天同时也是我受伤的日子。我记得清清楚楚的。”曾纪有说。

报刊上的邱少云家中有父母,有三个兄弟,他所知道的邱少云父亲去世,家中只有母亲和弟弟。

报刊上的邱少云参加解放军前被国民党军队抓过壮丁,在川军十八团刘义的部队当伙夫,但曾纪有从未听邱少云提起过他有这段经历。

那时连队经常举行诉苦会,邱少云在会上也只提他家庭的苦难,未提到他有当兵经历。

报刊上的邱少云在剿匪斗争中多次立功,在资阳只身抓获匪首刘义,但曾纪有的记忆中,他们奔赴朝鲜前从未离开过简阳,且简阳县大队在剿匪期间并没有抓获过一个土匪。“当时有严格的纪律,我们外出执行任务是不许单兵作战的。”曾纪有说。

多方查证无法证实

四川民政部门证实邱少云是铜梁县人

记者帮忙写信联系,石沉大海

曾纪有从课本上看到,文章的材料提供人为邱少云的战友李元新应为李元兴。对李元兴,曾纪有还有记忆,他确实是邱少云的战友,自然也是他的战友。当时李元兴是邱少云的副班长,也是四川人,按说他应该对邱少云很了解的,怎么会弄错呢?

曾纪有百思不得其解,决定寻找李元兴。他写信去四川省民政厅,请求帮助查找李元兴,然而四川省民政厅回信说查无此人。

后来曾纪有又从师永刚写的《从“国军”伙夫到志愿军一级英雄》中看到了邱少云被授奖的经过。原来,战斗结束后,9连指导员王明时(应为王世民)被师部评为模范指导员,王明时在材料介绍中,谈到如何做邱少云的工作,使他由后进变先进的故事。邱少云的事迹始为上级所知,原来连队是为邱少云报三等功的,志愿军领导机关最后授予邱少云特等功。当时在部队采访的人民日报记者郑大藩,得知此事,便采访了王明时、李仕虎、李元兴,从而形成了那篇最早报道邱少云的文章。

从这篇文章中,曾纪有得知铜梁县有个邱少云纪念馆,便去信提出他的疑问。纪念馆支部书记王星富回了信。信中说:

邱少云,经四川省民政部门多次调查,是铜梁县关溅乡(现改为少云镇)人确实,他的哥哥邱东云(解放前由别人抱养,现还在世),三弟邱少全于1991年病逝,小弟邱少华现仍住在少云镇农村,每年都来一次纪念馆。

邱少云生前部队经改编后,现驻扎在甘肃省武威市,编号是XXXXX部队168团,只要去信该部组织科,就能联系上。

邱少云当过国民党壮丁,是成都战役解放了他,当解放军时是秦基伟的部队。郭安明最清楚这段历史。

邱少云参加解放军后,在内江、资阳一带剿匪,他化妆成农民,生擒了匪首刘毅。

……

看了这封信,曾纪有更迷惑了,因为信中的邱少云和他所知道的邱少云相差太大了。信中说的当过邱少云文化教员的郭安明,他也不认识。他想,既然组织认定了这些历史,就以组织的为准吧。信中还告知,李元兴已死于文革中。最后王星富要求曾纪有提供一些有关邱少云和他的战友的一些材料。曾纪有将他保存多年的那段时期的工作笔记复印寄了去。此后,纪念馆再没回信。

记者也曾帮曾纪有写信到简阳市委、养马河镇、武威师部及写过邱少云文章的师永刚(武威师部的宣传人员)查询,但均未得到回信。

抗美援朝结束后,邱少云获得了巨大的荣誉,他的家人、他的家乡也获得了巨大的荣誉。 1953年6月1日,志愿军领导机关再次授予邱少云“一级英雄”称号,追认他为中国共产党员。接着,朝鲜追赠邱少云“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号,授予金星奖章和一级国旗勋章一枚,并建立邱少云烈士纪念碑。1959年,铜梁县建立邱少云纪念馆,铜梁县关溅乡更名为少云公社。五十年来,朝鲜方及我国领导人不断慰问邱少云在关溅乡的家人。

英雄用生命换来的荣誉当之无愧,不论他的故乡在哪里,邱少云的英雄事迹已载入史册,流传千古,这是不容置疑的。在这里,本文所说是否为历史真实姑且不论,本文旨在探讨历史的真实。

(本文仅为曾纪有个人看法)

邱少云烈士生平

邱少云,四川省铜梁县人,1931年生。1949年12月25日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51年3月25日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1952年10月12日,在朝鲜平康以南铁原东北的“391”高地的战斗中光荣牺牲。同年11月6日,中国人民志愿军领导机关决定追授特等功臣,并于1953年6月1日授予“一级英雄”称号。中国共产党志愿军某部委员会追认他为中国共产党党员。1953年6 月,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授予“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号,同时授予金星奖章和一级国旗勋章。

英雄差点被埋没

邱少云牺牲后,连队给邱少云报请了三等功。据邱少云生前战友林炳远后来回忆说,那次战斗半个月后进行战斗总结,他和邱少云的指导员王明世一同到师里去汇报。当时,一位组织部门的干事要求王指导员举个具体的人或事来谈谈。

王指导员于是提到了邱少云。并说,在执行任务前进行战前动员时,战士们很激昂,纷纷表了态,可邱少云却闷不吭声,因此连里对他很不放心。于是我找邱少云谈心,给他讲了许多革命道理,他也向我表了态:就是被敌人的子弹打中了,也不暴露目标,暴露目标就是革命的罪人。

第二天,他向党支部交了一份入党申请书,在申请书中他表示:为了战斗胜利,愿贡献自己的一切。

可不曾料到,第二天他便牺牲了,真的用年轻的生命换来了战斗的胜利。

那位干事听了王明世的介绍,非常感动地说:这样的英雄行为,太感人了,三等功不行,应报特等功!

于是,29师政治部立即上报邱少云特等功的报告,报请志愿军司令部批准。

起初,个别领导认为:邱少云不过是战时特殊死亡,算不上英雄,三等功就可以了。但更多的同志认为他严守纪律,为了整体牺牲自我的精神难能可贵。后来,意见终于统一了,少数服从多数。1952年11月16日,中国人民志愿军领导机关追授邱少云为特等功臣。

受关注再授军功

1952年底,一位名叫郑大藩的随军记者就邱少云牺牲提出了两个问题:

一是燃烧弹落在什么地方?是打中头部死亡还是一点一点烧死的?二是他身边有无水沟?谁看见了邱少云牺牲的全过程?

后来,邱少云的战友李元兴回忆说:“燃烧弹打在邱少云前方两米左右,燃烧液溅到了他的身上,是一寸一寸烧过来的,从头烧到脚,当时我伏在他身后五米左右,亲眼见到大火一点一点把邱少云活活烧死。”

李元兴和其他战友还证明,邱少云右面3米处有一条小水沟,如果邱少云愿意,只需侧向滚即可活命。

面对这些证明材料和见证人的描述,记者郑大藩感动了,他含着眼泪奋笔疾书。

《人民日报》用整版篇幅发表了他那篇著名长篇通讯《伟大的战士邱少云》。此文一出,随即在国内外引起强烈的反响。

1953年6月1日,中国人民志愿军领导机关再次授予邱少云“一级战斗英雄”称号,并追认他为中国共产党党员,还授予他“模范共青团员”的称号。(秦兴旺 杜明礼)
自言自语[文章] |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77412)
发表评论
昵称 [注册]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